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十二,完结)

12.事后

“唔……嗷。”
黄少天跟个被爆菊的哈士奇一样,在宽大的沙发上以奇怪的姿势背朝天躺着,嘴里时不时随着小小的动作而嗷出声。
喻文州早起床去给黄少天买粥去了,像处男洞房后的第二天,吃的基本上都是流食。
黄少天自然不知道,他看着喻文州留下的纸条,以为是给他买好吃的安慰他去了。
百般无聊又莫名兴奋的黄少天打开手机,刚连上Wifi的那一刻,QQ犹如连环炸弹一般响个不停。黄少天看着愣了半天,打开和叶修的对话框,脸一秒就红了起来。
(荣耀联盟群)
夜雨声烦:怎么回事!!!!
君莫笑:欢迎蓝雨店店长夫人。
秋木苏:欢迎蓝雨店店长夫人。
沐雨橙风:欢迎蓝雨店店长夫人。
王不留行:欢迎蓝雨店店长夫人。
……
夜雨声烦:?!啥情况?之前你们不刷这个现在突然刷这个干嘛?我知道我是店长夫人了你们不用再刷了。
君莫笑:被爆菊的滋味咋样?
夜雨声烦:……
秋木苏:这个问题你不也感受过吗?
君莫笑:苏沐秋你可以闭嘴的。
夜雨声烦:你们怎么知道的!?你们是不是在偷窥?!
秋木苏:真不是我想看的,只是我的电脑里连着店里面的监控,而碰巧,叶修苏沐橙王杰希等人都在我家里做客,更不巧的是,电脑没关。
黄少天嗷的一声把手机关机,脸埋沙发里像个乌龟一样都不想抬起头来。这下丢脸丢大了,敢情昨晚一晚上的事都被人现在直播,还是自己最熟最能闹腾的那群人。黄少天回想着昨晚自己如女人一样的喘息和说的一些话,顿时羞耻地恨不得把那几个人的脑袋给挖出来清空里面的记录。
今天蓝雨奶茶店不开门,喻文州没有一边照顾某处疼的黄少天一边开店的能力,跟苏沐秋和王杰希说了声,得到“你俩好好的!没事!休息几天都行!”的回答后安然地提着一袋子的清粥回店里休息室。
喻文州推开门,看见头埋在沙发里的黄少天,走过去放下袋子,拍拍黄少天脑袋。“不想呼吸了?”
黄少天耳朵都红了,闷声道:“哇我没脸见人了,昨晚都给人现场直播了,还不知道这些人要说些什么呢,哇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他们了!昨晚真是……”
喻文州笑了笑,说:“所以我昨晚叫你小声点了。”
黄少天一顿,扭过头假装恶狠狠地看着喻文州,哈士奇般呲牙咧嘴:“哇店长原来你都知道?!你知道居然不换个地方!野战都行啊现场直播好羞耻的!不行,我也要在叶修家里放个监控看一次直播!”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只是说笑而已,也真没怪自己不提醒他监控的事,他看了看黄少天,打开盖子,清粥的香气扑鼻而来,喻文州吹了吹一口粥开始喂黄少天。早已是饥肠辘辘的黄少天此刻也闭上了嘴乖巧地吃着粥。
粥吃完后,喻文州开始给黄少天按摩腰,黄少天哼哼唧唧地发出不明声音,喻文州眯了眯眼睛,从上往下打量着黄少天的身体,而后停下动作,揉着黄少天的头发,突发奇想地说:“等你毕业了,我们去日本泡温泉吧。”
“唔?”黄少天正被按摩得舒服,突然停下来疑惑地看着喻文州,“好啊。去哪儿都行。”
喻文州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说的,那各种环境的野战我们都试试吧。”
“啊?啊?!”

依旧没有超过两千字。
奶茶店正文是已经写完了。我最初的目的是想写得很甜很甜的日常,但我回头翻了翻,我的目的没有达到。总的来说很失望,蓝雨奶茶店正文加小剧场能有三百多人喜欢和二十九个小可爱关注我,能有一个叫小花猫儿的小可爱打破零评论和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可爱关心我的身体,说明我的这篇文是受人喜欢的。
我回头把我发在lof上的文全看了一遍,再去看了我深爱的一个太太所关注的一个写手的文,顿时明白了之前一个人跟我说的“lof生活大部分都是大佬”的这句话。
文笔相差太大了,我所描绘的场景生涩无力,我无法去想这样的文笔让你们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关注我的。
我潦草地结束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今后会发喻黄的小段子,我也会开新的一个坑,但估计会过几天,或者一段时间。
下一个坑,先用我最不擅长的目标,叶喻,作为下一个坑的cp。
叶修是我很难掌握性格的一个角色,我很多时候都是躲避着我不擅长的性格,比如蓝雨奶茶店里叶修的出场就那么一点点。
我要先找找我的缺点了,我想让我的文字完美,我要改变我的文风,这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希望下一篇叶喻能够让我改变。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蓝雨奶茶店,很抱歉我如此草率地完结了它,以后会写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的。
感谢小花猫儿一直打破我的零评论,感谢叶落清溪关心我的身体。感谢关注我的二十九个小可爱。
很感谢你们。
我要去挑战我的缺点了,剧情,文风,角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会慎重下笔。我希望我能变得更好。
夜晚,亲爱的你们,无梦即是好眠。

蓝雨奶茶店(十一)

11.爱是相信

黄少天来找喻文州时,发现店里只有客人。一个妹子告诉黄少天,有一个特别帅的男孩子叫走了喻文州,店里有她们在不怕丢东西。
黄少天一看犯花痴的女孩子就知道肯定是周泽楷来叫喻文州的。黄少天急了,立刻给喻文州打电话,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黄少天开始忍不住脑补一些令人害羞的画面,不过另一个主角不是他是周泽楷。
黄少天坐吧台里趴吧台上,宛如被割了蛋颓废的猫主子。店里的客人看到黄少天这样安静,在离去时都笑着跟黄少天说拜拜。
“店长夫人,别担心啦,店长马上就回来了。”一个女孩子走过来,拍拍黄少天脑袋,安慰道,“要相信店长是别人抢不走的,毕竟店长看你的眼神都与别人不一样啊。”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女孩子,女孩子对他笑了笑,挥挥手说再见。
黄少天挥挥手示意再见。
夜已经深了,店里也没客人。黄少天守在店里等喻文州回来。
等喻文州回来后,黄少天已经睡着了。
喻文州靠着墙看了一会儿黄少天,关了店门,走过去把黄少天打横抱起来,抱进店里休息的地方,放到沙发上坐黄少天旁边。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喻文州对他笑了笑,温柔地抚摸着黄少天脑袋。“在等我?”
黄少天点了点头,反常地没有噼里啪啦一大堆。
喻文州察觉到了不对劲,拉黄少天起来,“是我让你等太久了吗?抱歉。”
黄少天不语,转身坐喻文州腿上,低头看着喻文州一会儿。“今天你跟周泽楷,去干什么了,这么久才回来。”
语气不满,一脸委屈。典型的吃醋表现。
喻文州看着这个未长大的孩子吃醋笑了起来,忍住了笑意道:“能干什么?嗯?不过是劝他别放弃国外的大学。”
“就是这样?”
“另外告诉他,我和他已经分手了。我现在爱的是黄少天。”
“……”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黄少天明显手足无措了几秒。
喻文州觉得,刚睡醒一脸不高兴,乱着头发鼻尖红红的黄少天,可爱极了。
喻文州抚上黄少天后脑勺,开始凑近。
黄少天迷糊中大脑里也在想,喻文州就连接吻,都这么温柔。
起初只是温柔地吻着,直到黄少天情不自禁地去拉喻文州的衬衫想把衣服脱下来,黄少天才知道一改温柔的喻文州特有的霸道。
喻文州摁住黄少天脑袋不让他逃脱,单手解开黄少天皮带,伸进去安慰着小烦烦。
黄少天害羞得不知手脚放哪儿的反应让喻文州明白这个男孩子还是个处。
“唔……哈。”
喻文州让黄少天喘了口气,继而吻上去,轻咬嘴唇,舌头与舌头交缠在一起,津液掉落在喻文州的胯间湿了一小片,黄少天微微睁开眼看到喻文州支起的帐篷和俩人结合留下的液体打湿的地方,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
自己都未触碰几次过的地方此刻被自己深爱的人抚摸着,黄少天羞红了脸,抓着喻文州的胳膊不知所措。
喻文州放过他一会儿,喘着粗气舔干净黄少天嘴唇上的液体,如同一个掌控全场的术士对着保护自己的剑客下命令一般。
“安慰我。”
黄少天耳朵都红了,身下命根子被握住又不能直接推开人,埋喻文州脖颈处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快感犹如潮水一波一波袭来,冲击着大脑。黄少天咬紧嘴唇,听着喻文州在耳边的轻笑,伸手往喻文州下身摸去。
手触碰到的与自己不同的热度和坚硬,黄少天内心尖叫出声,天哪天哪天哪他是在和店长做羞羞的事情啊。
一心想着要让喻文州舒服的黄少天回想着以往看的片子,手法不熟练地动着。
喻文州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放开小烦烦抱住黄少天开始“啃噬”他的脖颈,一路向下,黄少天被迫直起身子让喻文州隔着衣服啃着胸前的小红点。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黄少天忍不住自己叫出声,双手紧抱着胸前的脑袋。此刻的空调似乎没什么用,黄少天依旧觉得非常热,啥也没想直接脱下衣服。
喻文州有些意外地看着主动脱下衣服的黄少天,笑弯了眼眸。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可得留下好的回忆。

字数最少的一次。
翻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不写完!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

梗来自于打电话。与正文无关。

喻文州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无论他怎么解释,黄少天就是不相信他没有在新研究的果茶里添加秋葵。黄少天嚷嚷着猛地关了门,之前周泽楷来店里跟喻文州单独聊了一会儿,本来就吃醋不高兴。
可能是果茶,真的不太好喝吧。喻文州看着紧闭的门,和周泽楷“聊”了一会儿后已经有些疲倦,再加上累了一天。喻文州发呆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个哄黄少天的办法。
喻文州刷了刷微博,突然看到一个梗,想都没想,直接给黄少天打电话。
嘟了好几声,黄少天才接电话。
喻文州抢先开口。
“喂?是黄烦烦吗?我是你的喻苏苏。”
“……”
“你怎么还不接我回家啊?别的小孩子都被接回家了。”
“啊?…”
喻文州自言自语般继续说:“你看我,奶茶做的不好喝,看着标准书做的水果茶也能让黄烦烦吃出秋葵的味道,是很没用啊。”
黄少天的语气似乎有些慌张。“啊不是……”
喻文州强行打断他,被打断了也就没那个意思了。“可是我喜欢你啊,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接我回家好不好啦?”
黄少天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咚的一声打开了门。喻文州还因突然被挂断电话而有些懵,下一秒就坦然地接住扑过来的黄少天。
“啊店长店长店长!”
喻文州拍了拍怀里的黄少天的背安慰着。
内心:卖萌可耻,但真的好用。



我错了我今天没写qwqqqqqq先发一个小剧场。太晚了…困死了…喻黄的我要加快速度了,事情也忙的差不多了。三次也没那么忙了,除了工作。没写是因为我懒…或者就是打王者荣耀去了…喻黄正文估计没多久就会写完,因为本来就是想写小短篇的,但因为文笔缘故前面拖太长啦。正文写完后就开始开下一个,初想是狗崽。(大天狗x妖狐),但是不确定,因为我有点……多变。喻黄我会开另一个,但是是不定时更新的小段子。甜的嘛。以后再说,暂定,奶茶店还没写完呢w

蓝雨奶茶店(十)

10.听好了,喻文州的男朋友是黄少天!

黄少天跟喻文州告别回到家中,随手打开学校的论坛看看,发现突然冒出的几十张帖子都是关于喻文州的男朋友是周泽楷还是黄少天。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作死地点了进去。
帖子有很多,大部分都是说喻文州和周泽楷实际上没有分手,只是两个人闹了矛盾许久没有见面联系而已。至于突然冒出来的黄少天,喻文州只是把他当弟弟的存在。
黄少天微笑着看完了所有的帖子,关闭了手机,冷静地走到床边,拿起抱枕开始疯狂的蹂躏。
“我靠我靠我靠这群人都在瞎猜些什么!店长没和我交往我怎么敢亲他!还说什么店长只是把我当小孩子一样所以才让我亲!”
一顿胖揍抱枕下来,黄少天头发都乱了。气呼呼又十分委屈地捏着抱枕。整个一情况里敢情他就是那趁机插进去还强塞进去的小三,而其中就他跟朋友们知道喻文州是明明白白答应的交往请求。
黄少天有那么一瞬间想过回复帖子说清楚喻文州是答应了他的交往,并且俩人是光明正大的。但他也清楚网络键盘侠的可怕性,一旦回复了估计就是好几个小时的撕逼了,而且和某些人也说不清事儿。
喻文州打来了电话。
“喂,少天。睡了吗?”喻文州轻声问。
“没有。”黄少天愤愤又委屈着。
喻文州听出来了黄少天的委屈和不高兴,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怎么感觉语气不太对。”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小声地说:“学校论坛里有人说,你和周泽楷没分手。”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沉着地回答:“已经分手了,没有别的。”
黄少天坚信喻文州是不会说谎的,当即心情就好了起来。他不知道周泽楷和喻文州在最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喻文州说的话他一定信。

黄少天和喻文州聊了一会儿,都一致认为不理这些人就是,自知者清就行了。喻文州岔开话题跟黄少天聊其他的,两个人都非常开心。
不知不觉过了几个小时,在挂掉电话前喻文州笑着问:“反正暑假没什么事,不如来我奶茶店当暑假工?还给你发工资。”
“哇还能拿工资啊,身为店长的男朋友工资是不是得多加一点啊?我的工作是不是就坐在那儿看着你,给你捶捶肩捏捏腿?”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工资是得多,学奶茶也来不及,不如就帮我清货点仓和外购吧。”
黄少天无所谓做什么,能天天和喻文州在一起就行了,也不管清货点仓是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答应下来再说。
这几天黄少天都在学习如何数货和清货,店里生意非常好,每天都要数用掉多少,剩下多少还要确定哪些要进货哪些要等等,等几天学完后黄少天感慨开家奶茶店真不容易。
“肯定不容易啊,世界上没什么是容易的。”王杰希做好了一杯奶茶递给黄少天,“听错了,多做了一杯,你喝吧。”
黄少天在奶茶里加了几块冰块,喝了一口后讨好地给一直在忙都没歇息的喻文州。
喻文州道:“谢谢少天,很好喝。”
黄少天嘿嘿地笑了起来“当然好喝,因为是王杰希做的。”
高英杰咬着吸管坐王杰希旁,指了指黄少天,对着王杰希说:“啊……那个,周泽楷的事解决了?”
王杰希摇摇头,“都还没开始解决。”
高英杰有些懵,“周泽楷都没来问?”
王杰希拿起一颗草莓塞高英杰嘴里,“来过几次,远远地看了会儿喻文州就走了。估计是觉得黄少天在这儿也不太好说。”
黄少天隐隐听见了王杰希和高英杰的话,立刻搂住喻文州的脖子严肃认真地看着王杰希:“什么周泽楷!听好了,喻文州的男朋友可是本大爷黄少天!”
“对。”喻文州喝了口奶茶,揉了揉黄少天脑袋,附和着说,“是黄少天。”
高英杰悄悄地吐舌头,王杰希也笑着说,“对对对,是你。”
“哼。”黄少天骄傲地像个得了糖和夸奖的小孩子。喻文州在一旁微笑地看着黄少天的侧脸,神色温柔。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

店长,店长,烦烦要吃糖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关闭群,打开和叶修的小窗,十分用力地敲击键盘,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黄少天的怨念。
夜雨声烦:我说,叶不羞,黄烦烦这个外号是咋来的,你是不是嫉妒本剑圣的帅气,你嫉妒就嫉妒你别瞎起外号。
君莫笑:黄烦烦这称号很适合你啊,你看你多烦人。
荣耀联盟群一直在响,还时不时有特别关心的声音。黄少天只好打开群聊,“愤怒”地刷屏。
夜雨声烦:我不是黄烦烦!!!本大爷是帅气的!!不是烦烦!!X100
君莫笑:来跟着我。黄烦烦。
秋木苏:黄烦烦。
沐雨橙风:黄烦烦。
王不留行:黄烦烦。
凤城烟雨:黄烦烦。
木恩:黄烦烦。
大漠孤烟:黄烦烦。
索克萨尔:黄烦烦。
夜雨声烦:哇韩文清跟着说就算了店长你也凑热闹!!!店长你是不是爱我的!!爱我的就不要叫我黄烦烦!!
君莫笑:不爱你,滚蛋吧黄烦烦。
索克萨尔:爱你的,烦烦。
秋木苏:哈哈哈哈不爱你是黄烦烦爱你是烦烦hhhhhhh
黄少天简直要气炸了,重新点开和叶修的小窗一顿刷屏。叶修被弄到心烦,截了张图在群里艾特喻文州。
君莫笑:(图片)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家黄烦烦还是个剑圣。
夜雨声烦:……
截图赫然是黄少天自称剑圣的图片,黄少天心里一凉,完了,中二病要被扒出来了,你们帅气的黄少天形象要没了。
索克萨尔:哦?
君莫笑:说起来你可能还是不信,你家黄烦烦可是个很厉害的剑圣。
索克萨尔:是吗,说起来你可能也不信,我是个术士。
王不留行:其实,我是个魔术师。
秋木苏:哎哟我去,我是个神枪手你信吗?
沐雨橙风:那我就是枪炮师咯!
君莫笑:得,还以为会说黄少天中二病的,结果一口狗粮。
夜雨声烦:这狗粮甜的你信不信。
君莫笑:(图片)
夜雨声烦:没眼看!!居然拍亲吻的照片!!!叶不羞你个不要脸的!!群里的妹子还是未成年!
君莫笑:你就羡慕吧,你想拍现在也没办法,谁叫喻文州在外地。
沐雨橙风:(图片)哥哥发了我也来!
木恩:(图片)
夜雨声烦:高英杰你还是个孩子啊啊啊!!你怎么也发!!
木恩:那个,杰希爸爸让我发的xxxx٩̋(ˊ•͈ ꇴ •͈ˋ)و
索克萨尔:感觉少天要炸了。
黄少天满脸痛苦地看着三对情侣发的亲吻照,叶修还特意在小窗发了张竖中指的给黄少天,黄少天满脸委屈地点开喻文州的小窗。
你家可爱的少天来敲你啦:QAQQQ店长,他们都欺负我,黄烦烦要吃糖嘛。
你家温柔的店长来牵你啦:(图片)
黄少天正喝着水,看到喻文州发来的图片差点没喷屏幕一脸,咽了咽口水颤抖地点了保存,并放大图片,随手擦了擦鼻血,在心里给喻文州点了个赞。
屏幕上的图片,撩起上衣,指骨分明的手和露出的腰肢和裤子有点往下拉再拉就要犯罪的小腹。


抱歉昨天没写…这几天在学习新的技术所以忙到不可开交orz老板想在店里卖新的东西我们都在研究该怎么做。这里说一下啦,我是在奶茶店工作的,但是这奶茶店偏偏又买很多很多的吃的…老板有打算去学习新的弄到店里卖,还要研究新的翻样orz所以这几天会有点忙啦。更新不确定orz但估计也就这几天,之前我们两天搞定了好几种,这次应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蓝雨奶茶店(九)

9.请问您丢的是喻文州还是鱼温粥?

一下午过去了,黄少天还是一副兴奋样,把奶茶递给客人时或者询问客人需要什么时都是一副“本大爷今天贼高兴就是高兴”的笑脸,喻文州都忍不住在想是不是说早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店里的客人也都去吃饭去了,只剩下几个人。喻文州想着提前关门跟黄少天去吃晚饭顺便约会。看了看时间准备收拾东西。
门被推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黄少天正在帮喻文州洗雪克杯,正听着喻文州说吃什么。喻文州声音突然一停。
黄少天觉得有些奇怪,扭过身子看去。
一个长的特别帅的青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喻文州,而喻文州,复杂的看着青年。
怪异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喻文州深呼吸几口气,终于缓了过来,轻声问:“还是招牌奶茶和抹茶慕斯,对吧。”
声音几分颤抖,明明是问句,却用肯定的语气。
青年顿了顿,点点头。也不去找个座位坐下,而是直直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似乎受不了这种目光,转过身背对着青年。
黄少天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和喻文州认识而且以前的关系不一般。
黄少天立刻凑上去,拿着雪克杯说:“我来做,客人你先等等。”
喻文州摇了摇头,拿走黄少天手里的雪克杯,刘海挡住了眼睛看不清此刻的表情,黄少天只感觉喻文州此时有莫大的怨气和悲伤。
“我亲手做。”
喻文州沉声说道。
熟练而又缓慢了做了一杯招牌奶茶,珍珠只加了半勺,慕斯上的巧克力又加的特别多。
黄少天想提醒来着,但又莫名觉得喻文州熟知这个人的口味才会不按标准。
喻文州把奶茶和慕斯摆到客人面前。
喻文州怎么也想不到,周泽楷会来这里。
整整两个月,两个月前两个人断了联系后,周泽楷都没有踏入这里半步。喻文州一度认为周泽楷已经不会来了,也不会再吃他亲手做的甜点和奶茶了,结果没想到,在今天,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喻文州摇了摇杯子里的珍珠,低下头看着慕斯,把慕斯搅乱,冷淡又不失礼貌地问:“学习还好?考上心仪的大学了吗?”
“嗯。”青年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荣耀大学。”
喻文州有些讽刺地笑了起来,“考上荣耀大学了?你不是都准备好去国外了吗。”
青年顿时不知所措,有些慌乱地抬起头摆了摆想解释什么,好几次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是,没有……你。”
看着青年慌乱紧张的模样,喻文州心里刺痛得犹如万针扎进去。他放下叉子,示意青年这是他的慕斯和奶茶。青年垂下手,低下头,迟迟没有动作。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拿起叉子插上一小部分慕斯递到青年嘴边。
青年乖巧地张开嘴吃下去,喻文州一口一口喂着。
旁边的黄少天有一种插不进去,如何。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去的感觉。他在想,这个画面不就是闹了矛盾的情侣再一次见面想和好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变相秀恩爱的画面吗?
他仿佛看到一个神,左手拿着慕斯右手拿着奶茶,严肃又搞笑的问他,请问您丢的是喻文州还是鱼温粥?回答错误就泼你一脸奶茶顺便把慕斯扔你脸上。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这个青年不久他妈是周泽楷吗,荣耀高中的话残校草,喻文州的前男友啊。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喂周泽楷,周泽楷“含情脉脉”地看着喻文州,心里一个不爽,在旁边假咳了一声,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
喻文州这才缓过来,放下叉子不再继续喂。
黄少天凑近窝喻文州怀里抱着喻文州,一副护主的超凶模样说道:“这位客人,一共是50块。慕斯25元奶茶10元,多的十五元是员工的小费。谢谢。”
周泽楷有些愣愣地看着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笑,揉了揉怀里这个吃醋且不高兴的哈士奇,说道:“别听这小哈士奇的,一共三十五元。”
周泽楷掏出钱付款,黄少天全程抱着喻文州,“凶神恶煞”地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有些尴尬,尽量不去注意黄少天的目光。喻文州也压抑住内心的冲动,让自己冷静着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在不知道该干什么后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小小地挥了挥手说:“有空见。”
“好。”喻文州点了点头。
黄少天冲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做鬼脸,然后可怜兮兮地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说:“有啥好见面的?没啥好见面的,我跟你说啊店长尽量少跟他见面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啊,而且他话残啊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没我好说话。不如跟我见面,虽然我长得没他帅但是至少不会冷场啊冷场多尴尬啊不是。”
喻文州看着吃醋又害怕他跟周泽楷旧情复燃的黄少天,玩心大开,假装很为难的样子地说:“他毕竟是我……”
“我不管我不听我不看!”
喻文州哈哈大笑起来,哄哄黄少天。最后伸出手,俩人相拥。黄少天嘀嘀咕咕地说着不要你俩见面,而喻文州,亲拍着黄少天的背,却看着周泽楷离去的方向,要某种。漆黑如墨的眼眸里,尽是无尽的悲痛和挣扎。


请相信我这篇文是甜的,以后绝对是甜的,现在就小小的挣扎虐一下下。好啦我要去写晋江里的那个大纲啦,以后可能会在这里打个小广告x

蓝雨奶茶店(八)

8.他?是我的店长夫人。

“店长啊,我喝不下去了啊,就算想知道差距也得看看我的胃能不能承受这个差距啊,这都第十一杯了,再喝下去我就要死于胃爆炸了啊。”黄少天生无可恋地看着喻文州做好第十二杯奶茶,大有一副搞不完所有不让黄少天休息的样子。
喻文州双手撑着桌子,看着面前各少了一半的十一个杯子,旁边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写了整整一篇。
他看了看黄少天圆鼓鼓的肚子,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骨。
“是做的有点多了。抱歉,太想知道其中的区别了。”
黄少天打了个嗝,说道:“没事店长,慢慢来。其实我觉得其中的区别不过是原茶叶的量而已。”
“嗯?”
“你刚刚加了不同的糖喝起来都不是一样的,而用的阿萨姆红茶和锡兰红茶都是一个牌子。他家的要苦涩一点,说明用茶的量比这里的多了一点而已。”
喻文州想了想,认同黄少天的猜测,在原来的量上增加了十克锡兰红茶。做出来的奶茶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尝试了下,比起原来的奶茶,现在的这个奶茶没那么甜腻,更加好喝。
喻文州记下了这个方法,跟黄少天讨论了下,可以在抹茶等其他奶茶方面都选择少一些糖,这样不仅不甜腻,还能回味。
喻文州十分高兴,这样奶茶店的生意能更好,他也有更多的灵感去尝试其他的新品。。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谢谢你。我回家去试试少糖的方法。红豆的熬制我也会换个标准来配合现在这个。”
黄少天憋不住了,摆摆手说:“不客气不客气店长你跟我客气啥啊,不行我憋不住了我要去厕所了哎呀憋死我了。”
偷望已久的妹纸们趁黄少天去上厕所纷纷开始问。
“哇店长这个人好厉害啊,你认识的人啊?”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关系真好啊,喝了这么多奶茶都没抱怨。是店长你朋友吗?”
喻文州想了想,摇了摇头。笑弯了眼睛看着八卦的女孩子们。
“他啊,是店长夫人。”
几秒钟的安静过后,瞬间爆炸。女孩子们忍不住尖叫起来,纷纷顶着八卦的兴奋脸开始询问喻文州。喻文州委婉地表示自己要去研究新的甜品了,没时间回答。
女孩子们看喻文州一副死不松口的样子,都去厕所门口蹲点等黄少天出来。
黄少天刚洗好手,打开门看见所有的顾客都在面前,个个都拿着手机如饥饿的母狮子盯着他。
“靠……”黄少天小声地说了声。
女孩子们打开摄像头开始拍照,闪光灯疯狂地闪瞎黄少天的眼睛。
“哇你叫什么名字?你什么时候和店长开始交往的?”
“摄影师!打好闪光灯!”
“请开始你的表演。”
“我们想听昨晚的细节!!越详细越好!”
细节?什么细节?昨晚他洗澡唱歌被人听见了?黄少天有些懵逼,但门被卡住没法关门。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懵逼中的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喻文州赶来救场,把黄少天拉到自己身后,礼貌地对着女孩子们:“抱歉,请不要拍照,请不要给我们带来困扰,也没什么好说的,请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品尝甜品。”
女孩子们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喝着奶茶吃着甜品一边偷偷看着他们希望能看到什么。
满脸懵的黄少天问喻文州什么情况。
喻文州笑了笑,说道:“刚刚他们问你是谁。”
“我就是一高中生而已。”
喻文州笑着拉着黄少天回前台,一边说:“我告诉他们,你是店长夫人。”
“?……”黄少天懵上加懵,傻了吧唧地停下来看着喻文州。
温雅的喻文州看了看笔记本,见黄少天傻愣地看着他,于是笑了起来。
“店长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确定地问:“所以这是?……”
“你不愿意吗?”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脸,“我以为你会同意这个身份的。”
“我当然同意!”黄少天立刻扑上去抱住喻文州,“哇我以为你开玩笑的而已,哇我好高兴啊店长你这是答应和我交往了吗?真快啊但是好刺激啊,一时间我还有点接受不了不过三秒后我就好了。”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背,示意他安静点店里就他声音最大。黄少天简直高兴坏了,也不管众人的目光直接亲了喻文州脸一口。
当天,荣耀高中的贴吧传疯了高二生级草和蓝雨奶茶店店长交往的事。
钢琴房里,一个长相及其帅气的男孩子,慢慢浏览着帖子,最后目光停留在那张喻文州对黄少天当众亲他时露出的宠溺和无奈的照片。
“文……州?”
男孩子轻轻地念出喻文州的名字,关闭了网页,独自地在钢琴房里想着什么。

更完了…昨晚睡太晚今天早上起来晚了,没能更成很抱歉。明天上午上班,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的休息时间我会更一章或者只有一个小剧场。我在想一个原创的耽美,会发在晋江里。等那个人设大纲搞定了这里可能就只会每天更一章啦。

蓝雨奶茶店(七)

7.无名。

上午。
黄少天去找叶修时被苏沐秋拒之门外,懵逼地看着苏沐秋出来跟他说叶修现在不方便见人和他脖颈上的某些粉色以及抓痕。黄少天肯定了昨晚叶修的那个大冒险是玩真的。
黄少天满脸的兴奋跑去跟喻文州说小情报,原以为喻文州会很意外,却看到喻文州十分平静。
半躺在床上的喻文州看着手机头也不抬,“我知道,很早就看出他俩能在一起了。”
黄少天懵逼了,说:“很早?哇这什么情况?叶修是直的啊怎么突然弯了我还不知道?好家伙这叶不羞居然都没跟我说一点点,亏我还是他的好朋友!”
喻文州笑了笑,看了下手机继续说:“之前你忙期末考试时,叶修天天来店里跟苏沐秋拌嘴互怼,那个时候我跟王杰希就看出来苏沐秋跟叶修有点意思了。”
“哇不道德啊!我在辛辛苦苦学习他居然来撩妹哦不是撩汉!这么久我居然都不知道这些事情!我要好好跟他算账!居然瞒着我来撩汉来了!怪不得那段时间问他作业题也不理我!”
“其实,韩文清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喻文州假咳了一声,忍忍笑,“只是你蠢没看出来而已。”
“……”
黄少天立刻扑到喻文州身上乱动,不安分中趁机把手伸到喻文州睡袍里占便宜。喻文州无奈地放下手机,让这只哈士奇在自己身上胡乱作为。直到黄少天胆子越来越大,手开始往下
时才抓住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安分了点,压在喻文州身上,耳朵贴在胸膛上听着喻文州的心跳声。嘟起嘴小声地嘀咕:“我不蠢。”
喻文州噗的一声笑了起来,揉了揉怀里的脑袋,轻声:“是是是,少天最聪明了,一点都不蠢。”
怀中的哈士奇一副超凶的模样。喻文州哄了一会儿,让黄少天下去。
王杰希来找他们出去玩。韩文清问叶修苏沐秋怎么不在时,三个人对视一笑,韩文清顿时明白了什么闭嘴不谈。
这一天叶修都没有出过房间。
吃晚饭时苏沐秋带了一份回宾馆,王杰希一副要节制的表情说:“别人还是个未成年,你就对他下毒手。太狠了你,一天都没出过房间。”
苏沐秋满脸黑线:“是他自己不出来的啊,可不管我什么事。他怕丢脸而已。”
黄少天贼兴奋地看着苏沐秋脖子上的吻痕,说:“嘿嘿嘿!昨晚咋样啊?他有没有求饶啊什么的?兴奋吗?说说细节呗哎呀好刺激啊!叶修居然是下面那个哈哈哈哈我可以好好的嘲笑他一顿了。本大爷要假装安慰他哈哈哈哈。”
苏沐秋黑线加深:“喻文州管好你家的人,还想听细节?自己去做细节去。”
喻文州笑了笑不接话。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喻文州推了推示意他闭嘴。黄少天放弃了追问细节的想法,而是把昨晚保存的录音保存了好几份以免叶修偷拿他手机删除。
一晃十几天过去,黄少天喻文州等人也该回H市了。苏沐秋和叶修正式在了一起,秀恩爱的方式就是拌嘴互怼又或者突然来了亲吻。而这十几天里黄少天和喻文州没什么进展,每次黄少天想做点什么事喻文州都以各种方式委婉拒绝。
黄少天有些疑惑不解,但喻文州看他一眼,哪怕是粉身碎骨,黄少天也愿意换喻文州的这一眼。
黄少天回到家里,给喻文州发送短信问他是否安全到家。等了许久,也没有收到喻文州的回复。
黄少天冷静下来了。回想起来,喻文州的那次亲吻并没有说是情侣之间的亲吻,也没有说是两人互相交往的开始,只是说,那个吻不是大冒险的内容而已,有可能,真的只是喻文州突发奇想而已。
同身为男人,黄少天很清楚在一些情况下会冲动而已。
黄少天有时候会做一些事,喻文州没有拒绝,可能只是把自己当小孩子对待。又或者,把自己当周泽楷一样是个小孩子对待。
自己十七岁,对方二十四岁。相差的七岁是很多经历和差距。
这不是两个人交往的开始,甚至有可能喻文州没有喜欢上他。
仅仅一个吻,就让黄少天已经在奢望更多。
黄少天完全冷静下来后,收到了喻文州的短信。字里行间透露着的温柔。
去你妹的小孩子。
黄少天有些咬牙切齿,他突然有些烦自己能够清楚分析各种可能性,当个白痴相信喻文州喜欢上自己了该多好,至少不会被种种可能性所烦恼。
黄少天呼出一口气,回复喻文州的晚安。
管他妈的可能性,追不到手誓不罢休。
黄少天嘀嘀咕咕念着什么,手机响了好几次,黄少天才注意到喻文州给他打电话了。
“喂?”那边的喻文州声音有些倦慵,“少天你睡了吗?”
“没呢。店长有啥事吗?是不是想了我啊?这么晚还不睡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想我了。”
“呵呵,”喻文州轻笑了几声,“是有点。”
黄少天有些兴奋的不知所措,他按耐住自己想要狂叫的冲动,声音里隐隐透露着高兴。
“店长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明天要不要来我店里呢?我想来跟你讨论下甜品和哪家店的差距。毕竟你能吃出差距在哪里。”
“哦这样啊。”黄少天有些失望,还以为喻文州打电话是来说些什么,结果仅仅是想找他来尝差距在哪儿而已。不过,能帮到喻文州黄少天也很开心。
不急,慢慢来。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声音,在心里告诉自己。
来日方长。

抱歉发完了。今天上午睡过头了,起床已经要去上班了。
十一点下班,在想一个新的坑想发在晋江里,所以这里有点慢了。
抱歉了啊,虽然只有十四个小可爱当了我的小粉丝,不过还是很抱歉这么晚才发。明天我一定上午更新。
谢谢点了小心心的大家♥晚安啦。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喻黄篇)

刚看完几集守护甜心和冰上的尤里的我内心在疯狂的尖叫。

“抹茶红豆。糖水只能是十克,无论是加冰还是常温,糖水一旦多了,便没了抹茶特有的苦涩。一旦少了,就少了该融合的甜。而这红豆只能加一平勺中和,加多了加少了味道都不对。”
喻文州撑着桌子,一言一语地教黄少天抹茶红豆怎么做。黄少天做好了一杯放到喻文州面前,期待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喝了一口后眨了眨眼,在黄少天愈发期待得到夸奖的眼神中摇了摇头。
“苦了。”
黄少天哀嚎了一声,抓狂地说:“天哪店长我都做了第七杯,再让我做下去我就要疯了。糖水没什么问题这红豆我怎么加啊,就是一平勺啊,莫非还得是红豆水多了或者是红豆多了?!我总不可能数着红豆颗粒来做吧,我喝着没差啊。”
喻文州笑了起来,看了会儿抓狂的黄少天后,自己动手做了一杯冰抹茶红豆,动作行云流水,一点都没有犹豫红豆的数量。
“喏,”喻文州把自己做的那杯放到黄少天面前,“你的舌头灵敏,喝的出来。”
黄少天喝了下喻文州做的,再喝了口自己做的。自己做的那杯的确是多了一点点苦味。但是黄少天打死也不承认,死皮赖脸地抱着喻文州说:“喝不出来!没差!一点差别都没有!”
“嗯?”喻文州搂住黄少天的腰,护着黄少天以免他乱挥手时撞到柜子。闻言,二话不说吻上去。
店里的其他客人们个个都习惯的样子,店员们更是面无表情地路过拿东西做奶茶。
“不过啊少天,甜不够的话,可以吻我啊,我挺甜的。”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喻黄篇)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有些跟正文无关,就是单纯想写点甜的或者脑里突然闪过的一个画面。有关的可能会在正文里重复。

喻文州累了一天。今天奶茶店里的外卖就没有停过,门口的饿了么和美团骑手走一个来一对,走一双来一堆。
手机不断地提示“天哪你有一份美团订单”“你有一份饿了么订单啦”,店里包括喻文州在内的十部手机一起响,一起落音,整齐得要命。
十个人在店里忙来忙去,还有一些顾客也要来买吃的。美团和饿了么骑手也在不停地催促。
喻文州都没停下来过,他看了眼店里的一群人,和没完没了的单子,突然很想黄少天。
但是黄少天不在,他今天下午有课,此时此刻还在上课。
到了下午四点多,众人终于有休息的时候,喻文州看员工们都满脸疲倦,还很多都是女孩子,关了外卖,挥挥手给女孩子们多加一天工资,并且让她们先回家休息了。
店门口挂着“暂停营业”,店里喻文州独自收拾着一切。
喻文州有些累,坐着歇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洗工具。
门铃响了起来,喻文州有些烦躁,倒着奶盖头也不回地说:“抱歉,今天我们已经不营业了。”
脚步声渐近,喻文州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
黄少天埋喻文州脖颈里蹭了蹭,接过喻文州的瓶子放下。小声地说:“辛苦了,我亲爱的店长。”
喻文州轻松了下来。
想去奶茶店的人们,路过的人们,都会透过落地窗看见这家蓝雨奶茶店里,一个有些疲倦但一身温柔的男人,吃着自己的恋人做的白斩鸡,望着翘课归来清洗工具的年轻人。
一对路过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在看见“暂停营业”时有些疑惑地问旁边的朋友:“这么早就关门了?”
朋友看了会儿说:“这么早关门肯定是怕别人累着啊。”
“我去,工作能不累吗?这么早关门肯定要被店长扣工资。”
朋友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喏,那就是店长,和他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