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叶喻】审判年(八)(作者有拖延症的惨案)

审判年(八)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860

8.无题

几人继续行驶,他们商量改了道,走郊区,顺便清除危害人类的动物。
叶修尽量无视后座跟那只捡来的布偶猫玩的喻文州,以及那只猫嗲嗲的叫唤声。
毛茸茸的小猫咪似乎一点都不畏惧喻文州,亲热地蹭着他,逗得喻文州笑容就没从脸上下来过。
“喵~”
“乖啦,小修。”
叶修憋了一口气,这下忍不住了,道:“小修?”
“是啊。”喻文州举起小修,小修也特配合地举举爪子要抱抱,“小修很可爱,更何况,队长同意养小猫咪,再怎么也要报答下队长。”
这算哪门子的报答。叶修瞥了眼笑得开心的喻文州,心想这猫怎么叫的这么嗲。
小修挥爪子要抱抱,叶修别过头正视前方继续开车。被冷落的小修只好钻喻文州怀里寻求安慰。
喻文州刚想说什么,车突然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受到冲力的喻文州往旁边栽去,头撞到车窗疼的他直皱眉,顺便抱紧开始惊恐叫唤的小修。
叶修尽量稳住车,让喻文州系上安全带,一遍看着左右寻找撞击物一遍打开通讯器询问安文逸有没有看见是什么东西撞了他的车。
安文逸:“队长小心啊,是老虎,看起来还特别大。”
叶修:“?”
叶修还没来得及打开车左右方的灯看清时,又有一只老虎直接冲上来往左边撞击。系好安全带的叶修和喻文州也绕是受不住,直接往车窗上来了个亲密接触。后面的安文逸和陈果唐柔所在的车辆也收到了撞击,三辆车因冲击往树那么靠,看样子是想把他们撞到树上。
老虎已经强到敢撞行驶中的车辆?喻文州安抚着小修,打开车左右方的灯,与此同时,唐柔打开了一点车窗往外射击想恐吓一下,短暂的十几秒后,喻文州看到十几只老虎冲他们冲了过来。
“靠。”叶修骂了声,急转弯躲过了几只老虎的冲击,但剩下的立刻补上。
率先翻车的是安文逸那辆,喻文州看到安文逸所在的车翻了几个滚儿撞到树上,几只老虎在车上面欲图冲进去将安文逸撕碎。
第二辆翻车的是叶修他们,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询问安文逸是否安全时,突然受到一个猛击车不受控制地翻了过来。
叶修在快速反应中关闭了电源以免撞击发生爆炸以及打开铁车窗以免老虎冲破玻璃车窗。
喻文州一阵眩晕过后,世界重新恢复一片黑暗。
耳边最近的声音是怀里的小修的叫声,弱弱的,带着恐惧。喻文州头朝下,身子在上,因为安全带的缘故没有被甩出去。喻文州咳了声,车外面的老虎就立刻发出吼叫。爪子刮着车门的声音格外刺耳,喻文州有些庆幸车幸好改造得十分坚固,不然这老虎估计就已经冲进来把他撕碎了。
隔的不远的叶修听到了喻文州似乎没有晕过去,道:“醒着的?”
喻文州应了声。小修也弱弱地叫了声似乎是在回答叶修的问题。
叶修咳了下,道:“武器和手电筒都在车后座,你去找找,这门也撑不了多久。”
喻文州摸了摸周围,有些东西已经被撞毁,一通摸下来手被好多东西划破。喻文州听着叶修的声音,暗道不好,声音沉闷有些无力,叶修估计哪儿受了重伤。他还以为空气弥漫的血腥味是老虎身上的味道,看样子多半是叶修的。
喻文州解开安全带,立刻摔了下来,好在没有什么玻璃,喻文州把小修塞到角落里,往后面爬去。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几声枪声,喻文州打开袖口通讯器,问是谁开得枪。
安文逸一直在咳嗽,道:“咳咳……是我,刚才看到后座小窗口玻璃碎了,就冲那里开了几枪。”
叶修道:“有事没?”
安文逸:“目前没事,但我被什么东西刺穿了腹部和左腿,血已经止住。”
叶修:“那好,我们尽量加快速度来救你。”
唐柔:“我和果果没事,已拿到武器等待下一步命令。”
叶修:“咳……等喻文州拿到武器就准备突击。”
唐柔:“好。”
喻文州在黑暗里摸索,他们的枪放在车后座的后面,由几个箱子来放武器。喻文州首先找到手电筒,这个时候,老虎似乎已经不耐烦,开始在车上跳跃想毁掉这车门。
喻文州打开手电筒观察周围,车内的东西大部分没有被损坏,因为他受不了叶修这车的乱之前有好好把东西收拾起来,也关紧了那些小柜子。车内有一些玻璃渣,而自己的手已经被划破全是血,喻文州想看看叶修,手电筒刚照过去,就听见叶修笑道:“这个时候别看我啊,你再看一会儿老虎也要进来看我了。”
喻文州笑了起来,紧张感消散了一些,有了灯光喻文州很快打开武器箱,拿了两把枪和子弹慢慢往后退。退到原来的位置后,才发现前座一片血迹。
“你流血了?哪儿受伤了?”喻文州急忙爬过去,才看到半躺着的叶修左肩膀上被一块很大的玻璃插进去。
叶修睁开眼睛,脸色有些发白,却又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哥很聪明,还知道把铁窗开上,不然老虎就已经进来了。”
喻文州有点没好气道:“是挺聪明的,就是反应不过来。”
喻文州不跟叶修贫嘴,掏出随身携带的绷带和止血药给叶修先止血。叶修已经简单处理了下伤口,俩人拔出玻璃片,喻文州立刻倒止血药上去。绕是叶修,也忍不住脸又白了几度。
这时,又有枪声响起,伴随着老虎的怒吼,似乎是陈果唐柔开的枪。
陈果急促道:“安文逸的车快被打开了!”
叶修稳了稳伤口,提枪准备冲出去。喻文州看见了一旁的工具箱,心说天也在助他。从工具箱里拿出几瓶液体,这是他无聊时做的,摔破玻璃瓶后会有刺鼻的气味,但人类闻起来却没什么味道。
专门给老虎小猫等动物做的。
喻文州把小修塞进透气的工具箱里,放在前座的空处,叶修打开通讯器,让所有人打开照明灯,然后对着喻文州比了个手势,数三二一,然后开启铁窗,撞开车门。
喻文州率先朝外面扔气味瓶,老虎发出哀嚎怒吼,叶修提着枪对外一通扫射,老虎退后了一些。
叶修单手撑着翻身翻出去,只见十几只老虎围绕在安文逸车上,还有几只在叶修车辆周围。叶修对准一只只开枪,与此同时,陈果和唐柔也翻出车内,开枪支援叶修。喻文州数着气味瓶,扔了几个在安文逸车周围,刺鼻的味道让老虎远离了安文逸一些距离。
叶修提着喻文州衣领让他出来,喻文州拿着气味瓶翻下车,只要有老虎靠近就扔气味瓶。
叶修开枪震慑老虎时还能笑道:“这东西不错啊,遇火会怎么样?”
“爆炸。”喻文州冷静地吐出两个字。随后明白了什么,和叶修相视一笑。
喻文州往老虎群中扔气味瓶,还未落地的瓶子没有气味,老虎自然不怕。听到两人对话的神枪手唐柔打碎那个瓶子,随着一声破碎声,紧接着是一个小型爆炸。离得近的老虎直接被炸伤,露出漆黑的伤口和鲜红的血肉。
老虎被激发出了血性,嘶吼着朝喻文州冲过来。喻文州一个个扔着气味瓶,叶修和唐柔一枪枪打爆。
爆炸的火花宛如黑夜中的烟火,美丽又绚烂,比照明灯更加的光亮。
安文逸从车里扔出一个小箱子,那是喻文州的工具箱,里面是特质的火焰液。
喻文州开始往安文逸那里跑去,跑到扔出来的小箱子那里时,还剩最后一个气味瓶,一只老虎也几乎快到喻文州面前。
叶修开枪猛射:“喻文州!往我这儿跑!”
喻文州打开工具箱,里面有一把小型枪,他对着那只老虎射击,射到老虎身上的是一股液体,与此同时,喻文州扔出最后一个气味瓶,唐柔下意识的开枪射击。
一声巨响,老虎被炸裂开来。喻文州也因冲击撞到了树上,浑身剧痛,喻文州吐出一口血,眼前一片漆黑。
剩下的几只老虎被这爆炸震慑到了,推后了几步,互相低吼了几声后跑了。
叶修呼出一口气,地上躺着的几乎都是被炸伤的老虎,唐柔跑过来对着老虎脑袋一一打死。
叶修跑去喻文州那里,喻文州艰难地笑了笑,道:“好像一次性喷射设置过多了。”
叶修抱起喻文州往安文逸那里走去。



“我们是谁?”
“写手!”
“我们最擅长什么?”
“拖更不写!”
emmmmm有拖延症的我。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