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叶喻】审判年(六)

审判年(六)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383

6.给大自然的祭祀,是在祈求原谅(上)

前面依稀能看到一点火光,喻文州拿起望远镜看向前方。有几群人在建筑之间升起几堆火堆,围绕在火堆非常近的地方抱膝坐着,看不清表情。喻文州突然想到,车里和救援站有暖气,他们感受不到外面的温度。太阳消失后一周,地球的温度就会降到零下,随后温度会越来越低,直至人类无法存活下去。而这已经过去二十几天,按理说人类是不可能呆在外面的,即便有火堆,也是能冷到人冻僵或死亡。而这群人虽然看起来非常冷,几乎快融入火堆里,但从动作中能看出没有因寒冷而行动缓慢。
之前那些人也是。
喻文州打开一点车窗,摘下手套把手指伸出去,刺骨的寒冷宛如细小又尖锐的冰针直直插入手指中。喻文州收回手,看着发白的手指,自言自语道:“奇怪,没想象中的那么冷。”
安文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喻文州,问道:“你在干什么?”
喻文州带上手套缓和手指,拿出纸张一边计算一边回答道:“前面右方有一群人在火堆旁。我在奇怪温度,按理说太阳消失二十天后,室外的温度是非常寒冷的,仅仅靠火堆是无法保暖的。而那群人似乎没有被冻僵。”
安文逸告诉叶修喻文州的想法,叶修说去看看那群人。
喻文州计算出的温度与此时温度相差巨大,喻文州有些不解。
叶修在那群人附近的建筑旁停了下来,安文逸把车开到叶修旁边,拍了拍喻文州道:“我之前问你为何没有下雪,就是这个原因。”
喻文州看了看纸上的数字,跟着下车。
五人抽牌决定谁上去沟通,最后以喻文州最小为结果,让喻文州去。
叶修等人拿着手电筒往火堆那儿去。那群人也不顾眼睛是否适应手电筒的光线老远就把叶修等人盯着,面无表情,面黄肌瘦,仿佛会动的石像而已。不同的是,眼神里都是对他人的恐惧和愤怒,以及身处环境带来的绝望。
叶修在那群人不远处停下,喻文州站在叶修身后,看了看最近的那个小女孩,被小女孩绝望又愤怒的眼神吓到。
喻文州退后了几步,等了几秒,提着一个袋子走上前,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惊讶的是小女孩只是转动眼珠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在小女孩旁蹲下,打开袋子,露出里面的罐头和水,笑道:“小妹妹,饿了吗?我是军人,给你带食物来的。”
“谢谢你小哥哥”小女孩嘶哑地开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喻文州,“不过不用了,就算你给了我,我也吃不到的。”
“说什么呢,打开就可以吃了啊。”
小女孩旁边的老太婆缓缓开口,声音宛如指甲刮黑板般尖锐痛苦,“她等会啊,就要死咯。”
喻文州有些疑惑地看着老太婆,只见小女孩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站起来手舞足蹈。霎那间,围绕在火堆旁死气沉沉的几百人都站了起来,咯咯咯咯地笑着,踏着一种奇怪的步伐围绕着火堆手舞足蹈着。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来推到叶修身后。叶修摸着腰后的刀笑着问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小女孩停了下来,笑嘻嘻地看着叶修身后的喻文州,回答道:“以大自然之力呀,回报给太阳吧,这样他就能回家啦。”
“什么?”
话音刚落,小女孩立刻冲向了火堆,一瞬间全身燃了起来。小女孩痛苦地发出笑声,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不停地念着。“以大自然之力呀,回报给太阳吧,这样他就能回家啦。”
离火堆最近的喻文州感受到了火焰升到极点的那一瞬间的温度,他甚至清楚地看到小女孩在火焰里捂着脸大笑的模样。
叶修最先缓过神来,冲上前捂住呆住的喻文州的眼睛,把喻文州拖回来。安文逸立刻去查看小女孩的情况,最后摇了摇头地退了回来。
唐柔以陈果挡住众人视线,提着枪以防这群人冲上来发难。
叶修紧紧抱着喻文州,怀里的这个儒雅男人急促地喘着粗气,鼻间冒起汗珠。
叶修在喻文州身边,放柔了声音轻声道:“没事的,没事了。”
喻文州很快缓了过来,拍了拍叶修捂在自己眼睛上的手,示意自己已经好了。
叶修松开喻文州,蹲在地上眯起眼睛看着那个老太婆,问道:“你们是在祭祀?”
苍老的老人解开自己的棉袄,露出里面绑在身上的油瓶,再次恢复到面无表情,冷声:“我们是在照亮自己让太阳知道回家的路。”
安文逸打了个手势,叶修点了点头,抱起喻文州缓慢后退。
众人没有冲上来,甚至没有挪动一个脚步,仿佛动一下就是对神的大不敬,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等人,最后把那袋罐头踢去火堆里。
叶修等人回到车上,集中在安文逸的这辆车。安文逸检查了喻文州的瞳孔,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最后揉了揉喻文州的脑袋似乎是在安慰:“没事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看着脚下不言。
陈果有些发愁地揉了揉眉骨,道:“有点难办啊,看样子这群人心理已经有问题了,而且还相信用人命能让太阳重新出现。”
“是的。”安文逸点了点头,“心理疾病已经非常严重,而且,最后他们还把食物放弃了。”
“他们是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每个人身上,都绑着油瓶。”一直靠着车窗闭眸的喻文州睁开了眼睛。他不仅仅是看到火焰中小女孩狰狞却又在笑着的表情,他还看到了那群人望着他悲哀的眼神。
仿佛,是在可怜他还奢望活下去。
喻文州有些茫然,没想通为什么是可怜的眼神。
叶修看了看喻文州,在旁边坐下搂住喻文州肩膀拍拍肩,“看到了?没事的,别慌。”
喻文州摇了摇头,知道叶修只是指的那个小女孩的惨死样,拍拍肩膀上的手示意自己没事的。
叶修上下打量了下喻文州,而后摆摆手道:“这件事联络基地,让基地带心理医生来。人来多了,我们控制不住。先在这里看着他们,以防他们换位置。”
几人点点头,分别回自己该呆的车上。叶修下车前看了眼喻文州,伸手把喻文州拉了下来,去了第一辆车。
喻文州在副驾驶慵懒地往后仰,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纤细的脖颈,笑吟吟地问:“嗯?”
叶修目光飘开,拿着望远镜看着前面的几百人,“以后去跟人交流时不用靠的太近,又不是谈恋爱,靠那么近是无法增加感情的。”
喻文州笑了起来,“谈恋爱才能靠得很近?那我们现在如此近是在干什么?”
叶修瞥了眼喻文州,心说这人怎么啥事都往他身上扯。叶修假咳一声,继续观察那些人。
“你这是在跟我表白?”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叶修,没有回答。在叶修差点以为这真的是表白后,却看见喻文州靠在车窗一副慵懒小猫的样子,嘴角挂着微笑,轻声地回答刚才的问题。
“我只是在,反驳你而已。”

久等啦。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