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叶喻】审判年(五)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310

5.驻扎

上海的救援站离基地没有多远的距离,叶修等人开了一天左右时间的车就到了。救援站的周围有铁丝网围住,以防那些发疯的动物冲进来。叶修跟救援站的人联络好了后开了进去。
叶修拍了拍喻文州,让他去跟救援站的人说说,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他用得着。
喻文州应了声,一边跟着救援站的警察去仓库一边打量着这里。救援站是一个直通地下,地面上也有十二层的楼塔。楼顶有聚光灯,每隔一个小时开一次照亮周围,给百姓们提醒救援站的位置。塔内有供电系统,但仅仅只能用来防御和救援站的照明,食物是基地派人送来或者百姓们自己出去找。
库房在地下二十层中最底的一层,警察跟喻文州两人无言地在电梯里看着数字下滑。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瞥了眼警察,警察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眼神里也无光。喻文州看着数字,这个警察应该也做着调节百姓的工作,可能看多了崩溃的老百姓,不然不至于神带麻木。
没有光,是很容易疯的。哪怕人处在灯光通明的屋子里,也受不了多久就会心理出问题。
喻文州清楚这一点,他甚至不敢保证自己还能理智多久。
警察把库房单子给喻文州,就在一旁看着天花板。喻文州自己拿着单子一个一个地看,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后装进背包里,眼尖瞥见几包上好的烟,见警察一直望着天花板就顺手拿走了几包。
叶修喜欢。喻文州自顾自的抿嘴笑了起来。
回到地面一层,喻文州被告知去开会。去到会议室,年迈的站长和兴欣队员都在那里坐着。叶修招呼了几声让喻文州坐下。
站长有些无奈和悲伤地摇了摇头:“有很少的百姓愿意来救援站里,大部分都是靠着政府发放的食物在家里生活。发疯的百姓已经被强行压到救援站里治疗,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叶修道:“不愿意来的百姓我们也不能强迫他们,毕竟家对大部分而言才是安全的地方。救援站要往基地修建,以防万一。哦对了,外面的铁丝网是干啥用的?”
站长皱着眉直摇头道:“家养动物已经发疯了,猫还好,喜欢独自一个。而狗就不一样了,成群结队的攻击,唉,那些铁丝网就是为了防止一群冲上来的狗啊。”
成群结队?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眼站长,这也在意料之中,灾难中出进化,永不变的道理。
喻文州拿起桌上的纸和笔画了画,给站长,道:“铁丝网的高度太低了,有些狗是可以越过去的。另外,最好在铁丝网后面堆一些东西,光是有钉子是无法阻止的。”
站长有些惊讶,对着叶修笑道:“新的技术人员?很不错嘛。”
叶修摆摆手谦虚地说:“哎,一个大学生而已。”
剩下的修建话题喻文州没有再插话,自己自顾自地画着图纸,他在研究一种方便安文逸使用的武器,他偷偷试过安文逸使用的那把枪,后坐力不强,连他都能开枪。安文逸手腕力不高,发生了什么是无法用枪解决的,而一个医生不需要加入战斗,能自保就行。
众人跟站长说了一会儿后就准备开车去往下一个城市,站长提醒叶修等人,不要走西方的那条出城路,那里已经被植物覆盖了大部分公路,并且很多狗也在那里休息。
叶修把腿翘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在后面观察武器的喻文州,拿起一包薯片砸了回去。
“你该回安文逸那辆车了,再不走我就要把你抱下去了。”
喻文州脱下了外套,往后仰了仰,伸长了大长腿,在纳米防寒服的紧身作用下,修长的身材一览无遗。喻文州撕开薯片吃了起来,对着叶修眨了眨眼,“抱下去?我还以为会被踹下去呢。”
叶修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自顾自地打量着喻文州的身材。喻文州这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简直了。头往后靠抵在车窗上,咧开嘴笑道:“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动粗的人。”
喻文州明显不信,拿着这包薯片就下车去安文逸那辆。
叶修咂咂嘴,得了,零食没了。
众人开车,离开了救援站。行驶在出城的公路上。
车里的暖气很足,喻文州又是那种热不得冷不得的人,要不是有安文逸在,都想把防寒服脱下来。安文逸看出了喻文州的不自在,把暖气调低了几度,喻文州松了口气,安文逸笑了起来,道:“你说,外面零下的温度,为什么不下雪呢。”
喻文州把薯片给了安文逸,趴在工作台上画着图纸,闻言,托了托眼镜框,看着窗外冷色一片的城市,“因为灾难是一步一步来的。”
安文逸不可置否地闷声笑了下。
喻文州正看着窗外,突然一闪而过一个光点。喻文州以为自己看错了,然后又看见几个光点一闪而过。
喻文州打开通讯器,道:“你们看见什么没?”
叶修道:“看见了,是狗。”
唐柔:“数量估计几十只,跟在我们后面。跑步速度很快,但追不上我们。”
喻文州换了方向看向车后面,陈果唐柔的车后面跟着几十只狗,黑暗里只能看见眼睛。唐柔戴好了头盔和衣服,打开天窗和照明灯,灯光指向身后,喻文州打开一点车窗,往外伸出一面镜子,看清了那些狗的长相,皮毛已经黏成一团,从颜色上来看是血液导致这些人看起来脏兮兮的。露出的獠牙也比普通的狗尖利好几倍,跑步的速度也明显比末日前的狗的速度快许多。
唐柔快速地射击几枪,打中了几只狗,那几只狗翻滚了几圈后继续跟上来,似乎不被枪伤影响。
唐柔语气中隐隐透露着兴奋:“四只狗被打中,但好像对它们而言没什么影响,速度一点都没减。”
叶修:“这样啊,那我们得坐一次过山车了。”
“嗯?”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叶修所开的车辆加快了速度,安文逸紧跟而上,唐柔快速回到车里跟在身后。喻文州关闭了车窗,紧紧握着安全带,快速的车速让他胃部翻腾,咽了咽口水,想吐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狗群被甩在了后面,唐柔巡查了几次,灯光照射的地方没有看到。陈果让喻文州看看探测器,看看狗还有没有跟着。
安文逸忍住了笑意道:“等会吧,咱们的技术人员正在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吐出来。”
叶修:“你没事吧。年轻人,其实车速不快的,你体质不行啊。”
喻文州缓了缓,冲着监控微笑着比中指。拿赛车的速度说不快,他总算知道之前为何说安文逸飙车技术不行了,叶修在前面快速开车还带走s型的,后面两辆车都乖巧地走直线。
喻文州笑了笑,顺来的好烟就不给你了。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