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叶喻】审判年(四)

审判年(四)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370

4.地狱。

此次兴欣队的任务,是走遍整个国家,巡查各个地方的情况,确保每个救援站的修建和救助还未得到救助的百姓。路线由王杰希绘制,每个救援站都会补给,以防兴欣或其他队资源不够。
喻文州清点完东西,调暗了车内的灯光。他这是在适应出去行动时没有光芒,在车里灯光太强,出去时一片黑暗,反复几次是很容易疯的。叶修带领队员开往第一个加油站,他们出发前基地给的油是不够多的,出发的军人必须自己去最近的加油站进行补给。喻文州观察着周围,远处依稀能看到一点光,喻文州眯起眼睛想看清楚,冷不防安文逸突然开车转弯,喻文州的头一下子撞到车窗,疼的鼻尖一酸,直吸冷气。
安文逸询问叶修:“怎么了?”
叶修打开通讯器,喻文州这才发现叶修所开的车的轮胎陷入一个坑里,安文逸差点没撞上去,在叶修车旁停车。
叶修道:“有人在加油站的路上挖了个坑,你们先别下车,唐柔拿上枪。”
喻文州揉了揉额头,发现流了点血。安文逸看见后轻声道歉,准备给喻文州包扎。
喻文州见叶修和唐柔要下车,也不管自己正在擦酒精,连忙开车拿着袖章通讯器给叶修唐柔。
喻文州:“先拿着这个,方便通讯。”
叶修拿着手电筒照向喻文州,擦了擦喻文州额头流下的血,道:“这宝贝脑袋不能出事啊,安文逸这飙车技术还需要练练。”
已经带上袖章通讯器的安文逸道:“这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一脚踏进坑里。”
叶修跟唐柔去前面检查情况,喻文州和安文逸尝试把车推出坑里,推了一会儿后突然听到叶修似乎是在与人交流。喻文州询问了几声,只听见唐柔小声地告诉他回到车上去,别说话。
喻文州和安文逸照做,喻文州打开探测器,探测到叶修和唐柔被十几个围住。
喻文州单向联络陈果,示意她先别出声。
叶修似乎遇到了麻烦,正在与人交涉。
叶修:“很抱歉同志,食物和水我们可以给你,或者带你去救援站让政府给你分配食物。但是武器不行。”
那边的人似乎开始动手,叶修劝说了几句,然后不再出声。
喻文州一听没音了还以为是通讯器坏了,安文逸包扎好后平淡地开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出去行动时也会有百姓要求我们拿出资源,只要百姓有要求,食物和水我们都必须给他们。唯独武器和车不行,有些知道军人不能打人的百姓会自己动手打人,然后抢东西。”
喻文州扭过头看了看探测屏幕,十几个红色光点围住了两点绿色光点,还有些红色光点覆盖在绿色光点上,叶修他们应该是和百姓挨得很近,或者撕扯到了一起。
陈果也猜到了,有些气愤地说:“之前有一次特别狼狈,所有的食物都已经给他们了!居然还动手打人!最后还逼到我们抱着枪弃车而逃!”
喻文州想了想,道:“你们都是军人?”
安文逸点点头,观察着周围,随口道:“我们早已经入籍军人了,不过只有叶修和唐柔是真正的军人。我和陈果是普通人,因为自愿参加行动才编档入籍。”
喻文州正想说什么,突然有光照了过来,喻文州闭上嘴,看见叶修唐柔正被十几个人围住,朝这边走过来。叶修的头正在流血,而那十几个人正穿着厚实的衣服,裹得跟吃胖的熊一样,个个身带戾气,面色不善,还有不少的人在打量着面无表情的唐柔的身材。
叶修走到第一辆车前,似乎不在意伤口般揉了揉脑袋,笑道:“食物可以给你们,我要带走一部分油。依旧那句话,你们可以拿走食物和水,但是枪不能给。”
为首的男人拿着手电筒照向后面两辆车,挑了挑眉说:“你不是说你们就两个人?怎么开的第三辆车?”
喻文州暗叫不好。安文逸立刻套上白大褂,把喻文州往驾驶座上推了推,然后开门下车,冷漠地环视了一圈。
男人似乎很生气,一把唐柔推了过来,叶修和唐柔不动声色地走到一起,站在第二辆车前,喻文州坐到驾驶座上,看到安文逸拿起一把枪,对着男人脚下开了一枪,手腕沉稳,动作迅速。安文逸托了托眼镜框,用枪指着为首的男人的小腿处道:“军人是不能动手的,可我不是。我能在你们走过来之前杀死你们。”
终究还只是个百姓,看到枪就害怕了。男人以为是军人不会动手才如此放肆,也不料还会有人真开枪。
安文逸见恐吓起到了作用,继续道:“食物自己去东南路的政府那里去领,油我们也要。”
一群人互相看了一眼,选择了妥协。叶修唐柔立刻提着油桶去取油,等装了十几桶后,叶修拿着一些罐头下车,扔到男人脚边,按下安文逸的枪,笑道:“油不能白拿,还是给你们一些东西作为回报。另外呢,帮个忙呗,车陷进去了,你们挖的坑你们填,来来来,帮忙推出来一下。”
喻文州心说这人真是。
男人们互相又看了一眼,安文逸不动声色地拉开保险栓,有几个人就去把车从坑里推出来。叶修开着车行驶了一段距离,唐柔回到车上开动车辆。安文逸让众人推后,直到光点缩小才上车招呼喻文州快开车。
喻文州有些惊讶地笑道:“你手都不抖呢。”
安文逸长呼一口气,似乎紧张已经消散,“当然不抖,我只会这种枪。”
叶修道:“拿枪指着百姓,要扣一分哦。”
安文逸立刻笑骂道:“要不是我你能解决掉?”
陈果哈哈大笑起来,说:“拿空罐头欺骗百姓,叶修你也要扣分。”
“嗯?”喻文州疑惑地嗯了声,陈果笑到都在捶桌了。
陈果:“他刚刚拿的罐头,是之前我们吃剩下的没有扔的,有几个新罐头还是蔬菜罐头,肉都不给。”
叶修笑道:“我都嫌肉不够吃。而且政府就在旁边,多走几步就可以拿到食物,我们的食物还不一定拿的到。”
几人开到一个小巷处,关闭了车前灯,喻文州去叶修所在的车辆,众人继续开车。
喻文州按照安文逸所说检查了叶修的伤口,发现只是有点破皮流血,包扎好后喻文州在副驾驶座上坐下。
喻文州没事翻着小柜子,发现了有一柜子都是烟。瞥了眼叶修,拿起一盒烟晃了晃:“基地还给这个?”
怎么就没注意这喻文州差点翻到烟呢。叶修假咳了一声,关闭通讯器,道:“之前行动时拿回来的。压力大啊……抽根烟可以放松下。”
喻文州莞尔笑道:“关闭通讯器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烟的事?”
叶修一看瞒不下去了,眼睛一闭一睁,索性不再隐瞒。“嘘,是我之前拿补给时偷偷拿的,乖,别说漏嘴了啊。”
“那你乖点。”喻文州笑弯了眼睛,“记得少抽烟。”
“行呗。”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