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叶喻】审判年(一)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878。

1.目光所及之处,不一定为实

纽约,pm6:00。
“喻文州,你别做这课题了,教授都说不可能了,再研究下去就是浪费时间。”同寝室的室友看喻文州还在抱着笔记本电脑计算着公式,好心提醒他该去吃点东西了。
喻文州摘下眼镜,有些疲倦地捏了捏鼻梁,闭上眼声音略微沙哑:“你先去吃饭吧,我休息会眼睛就去。”
室友应了声,走了出去。喻文州关上笔记本电脑,随后在本子的空白处写下十二这个数字。还剩十二个小时,十二个小时后,是城市回到光明,太阳升起的时间,他就能知道自己跟教授到底谁有错。
喻文州是一所著名大学的留学生,一个月前,他的教授发布一个课题,自然与人类的联系。喻文州选择了太阳,在观察太阳时发现太阳的不远处有一个面对太阳的黑洞正在形成。喻文州计算了黑洞成长速度和趋势,惊恐地发现在不久后的一个黑夜里,黑洞将会吞噬太阳。
喻文州立刻报告给了教授。教授与其他人研究后笑着安慰喻文州,说是他多心了。
喻文州不信,计算至今也依旧是那个末日的结局。但教授斩钉截铁地否认了喻文州的想法。
喻文州回想完教授坚定的态度,疲倦地合上本子,起身倒了杯水润润许久没滋润过的嗓子。喻文州眯起眼睛看着窗外。无法想象太阳消失后人类会怎样。开始的第一天,估计没有太大的影响,政府会发放消息安抚百姓,到后来,没有阳光的日子总能憋疯。
纽约,pm12:00。
夜已经深了,殊不知这次太阳有可能无法升起。喻文州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一旦太阳真的无法升起,他就回国找自己的父母过剩下的日子。
纽约,am6:30。
喻文州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夜空依旧是一副漆黑的模样,月亮似乎也被乌云笼罩着,城市只在灯光中,等待光明重新降临。
三个小时过去,时间到了九点半。
喻文州能依稀听到窗外有些人在街上焦急地询问怎么回事。太阳没有升起。喻文州叹了口气,他宁可自己没有赢。喻文州叫醒了室友,室友揉着睡眼朦胧,道:“喻文州啊,天都还没亮,叫醒我干啥啊。”
喻文州背好背包,在室友枕边放下一排手电筒电池,冷静严肃又悲哀,轻声道:“亲爱的,祝你好运。”
室友意识到了不对,立刻抓住喻文州的手,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太阳真的没有升起?”
喻文州拍了拍室友的手,似乎是在安抚下。顿了顿,而后点头。
“那……你有没有研究出太阳会不会重新回来?”
黑暗里。室友看见喻文州讽刺的一笑。
“教授在后面拒绝了提供器材,我没机器来研究,更何况。”喻文州顿了顿,已然看透的模样,“被黑洞吞噬了的东西,有回来过吗?”
大街上已经堆积了不少的人,都是在带着“fuck”“fuck”地询问周边同样懵逼惊慌的人。喻文州开着车在车流中缓慢前进,前面似乎出了车祸,警察和医生正在处理,吃瓜群众越来越多的凑了过来。
太慢了。喻文州打了个弯儿,换条路走。他已经订好了飞机票回国,得在政府反应过来之前进入中国。一旦发生什么事进行封国,就几乎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国家了。
“现在为您播放,今日,太阳没有出现在空中,我国研究员正在研究,发现一个陨石挡住太阳,所以请不要担心,根据陨石的运行轨迹,很快太阳就会再次出现!期间请各位市民准备好足够的蜡烛和手电筒,尽量不要出门,在家里和家人呆着……以及,为了您的安全,即刻停止所有飞机飞行。”
喻文州啪的一声关掉收音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低估了美国的办事效率呢。喻文州突然一想,察觉到了不对劲,即便是发现太阳不见,短时间内是不影响飞机飞行,除非美国科研人员发现了什么杜绝飞机出事给人带来恐慌的事情,才会不让飞机飞行。喻文州在原地里想了一会儿,开车返回自己和朋友租的房子里。
朋友已经不见了,估计是想办法回去了。喻文州在回家的途中买了厚实的衣服和保暖贴,炭火,以及高热量的巧克力。
街道上的人们都显得十分惊慌,也有些人看起来十分兴奋,还有人称这些是耶稣降临的征兆。而冷静理智的人已经开始偷偷买衣服和食物。
喻文州到家后给父母打电话,表示自己会想办法回家,嘱咐好一定要准备保暖的东西后挂掉了电话。
太阳的重要性,人类即将知道了。喻文州在窗前坐下,手机里显示的是一群人在论坛中讨论太阳消失后会有怎样的灾难。
喻文州没有害怕,相反十分冷静。太阳消失后会有怎样的灾难他很清楚,植物没有光合作用大部分死去,地球温度慢慢降低,生活在黑暗压抑中性情大变,食物的缺乏。在灾难中人类丑陋的人性也将暴露。
喻文州突然听到街道上有人在欢呼,走到窗前,看到有些人说再也不用累死累活的工作了,再也不用去上学了这样的话,手舞足蹈的样子。喻文州笑了起来。
这仅仅是第一天。
而后,深知灾难中人性会暴露出丑陋的喻文州也没料到,还没有到食物不够的情况下已经有出现食人的情况。
第三天,身处酷暑九月温度却在零下左右,政府拿出三天前就让人准备的厚衣服发放给百姓。城市依旧是灯火辉煌的样子,人们似乎除了冷了点未受其他影响。
第十天,率先疯的是宠物,喻文州起来后站在窗边看到几十只猫围攻一个成年人,将人撕碎,吞下。
第十五天,天气已经冷到穿再厚,呆在暖气房里也没有什么用的程度。喻文州在初发现太阳会消失的时候就已经申请用纳米做防寒服。类似于紧身衣的纳米防寒服已经穿在喻文州身上,外面依旧是厚实的大衣,这是为了防止被人发现防寒服。街上死的人越来越多,政府也只是在安慰百姓,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第二十天。
这二十天里喻文州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治疗,以防自己发疯。
这二十天里喻文州没有出去过,透过窗户,喻文州看到了动物残杀人类,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冻住的人类,以及为了食物而对同胞下手的人类。
喻文州独自一人在黑暗中生活差点没疯。
网络已经没有了,电话也大部分时间打不通。纽约大部分的灯光已经熄灭。
终于,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
喻文州想了很久很久,决定了回中国的想法。他打开地下室,拿出密封的食物放进背包里,水很容易结冰,喻文州试了很多办法也没有用,只好放弃水。
纳米防寒服有两套,另一套喻文州想了想也带上。腰带上一圈是手电筒电池,腿上帮着匕首,以防万一喻文州还准备了枪,润滑油。
喻文州来到自己的地下车库,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让车能够开动。
北边是有电的,机场已经没有运作,但喻文州学了一点操作飞机,再加上之前保存的资料,足够他开往中国。
喻文州尽量快速又低音量的开车,有些发现他的人朝车辆扔石头,喻文州尽量躲避着大伤害?安全开到郊区,喻文州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喻文州愣了愣,看着手机没有反应过来,手机屏幕黑了下去,喻文州立刻停下车,手机也再次响了起来,喻文州接通。
“喂?”喻文州声音有些颤抖。
“喂?是不是喻文州?”
久违地听到人声,喻文州竟开始激动起来,颤抖着声音道:“是的,我是。”
“你好,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区特种部队兴欣队长叶修,前来美国纽约救你。我已经到了你的家中,不过没看到你,你在哪儿?”
“我在去往北边机场的右方,是岔路口右边的那个郊区方向。”
喻文州汇报了位置,等待军人叶修的来临。
十几分钟后,一辆军改车辆出现在喻文州后方,一个身穿玄色防寒服的军人走了下来。
整整二十天陷入黑暗,没有接触过人,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喻文州此刻再也忍不住,推开车门跑过去一把抱住人,触碰到熟悉的热度和肌肤,喻文州张了张嘴,无声地留下一滴眼泪。
叶修抱紧了人,轻声地笑了笑,“真冷啊,不过还好,我找到你了。”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