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九)

9.请问您丢的是喻文州还是鱼温粥?

一下午过去了,黄少天还是一副兴奋样,把奶茶递给客人时或者询问客人需要什么时都是一副“本大爷今天贼高兴就是高兴”的笑脸,喻文州都忍不住在想是不是说早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店里的客人也都去吃饭去了,只剩下几个人。喻文州想着提前关门跟黄少天去吃晚饭顺便约会。看了看时间准备收拾东西。
门被推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黄少天正在帮喻文州洗雪克杯,正听着喻文州说吃什么。喻文州声音突然一停。
黄少天觉得有些奇怪,扭过身子看去。
一个长的特别帅的青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喻文州,而喻文州,复杂的看着青年。
怪异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喻文州深呼吸几口气,终于缓了过来,轻声问:“还是招牌奶茶和抹茶慕斯,对吧。”
声音几分颤抖,明明是问句,却用肯定的语气。
青年顿了顿,点点头。也不去找个座位坐下,而是直直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似乎受不了这种目光,转过身背对着青年。
黄少天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和喻文州认识而且以前的关系不一般。
黄少天立刻凑上去,拿着雪克杯说:“我来做,客人你先等等。”
喻文州摇了摇头,拿走黄少天手里的雪克杯,刘海挡住了眼睛看不清此刻的表情,黄少天只感觉喻文州此时有莫大的怨气和悲伤。
“我亲手做。”
喻文州沉声说道。
熟练而又缓慢了做了一杯招牌奶茶,珍珠只加了半勺,慕斯上的巧克力又加的特别多。
黄少天想提醒来着,但又莫名觉得喻文州熟知这个人的口味才会不按标准。
喻文州把奶茶和慕斯摆到客人面前。
喻文州怎么也想不到,周泽楷会来这里。
整整两个月,两个月前两个人断了联系后,周泽楷都没有踏入这里半步。喻文州一度认为周泽楷已经不会来了,也不会再吃他亲手做的甜点和奶茶了,结果没想到,在今天,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喻文州摇了摇杯子里的珍珠,低下头看着慕斯,把慕斯搅乱,冷淡又不失礼貌地问:“学习还好?考上心仪的大学了吗?”
“嗯。”青年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荣耀大学。”
喻文州有些讽刺地笑了起来,“考上荣耀大学了?你不是都准备好去国外了吗。”
青年顿时不知所措,有些慌乱地抬起头摆了摆想解释什么,好几次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是,没有……你。”
看着青年慌乱紧张的模样,喻文州心里刺痛得犹如万针扎进去。他放下叉子,示意青年这是他的慕斯和奶茶。青年垂下手,低下头,迟迟没有动作。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拿起叉子插上一小部分慕斯递到青年嘴边。
青年乖巧地张开嘴吃下去,喻文州一口一口喂着。
旁边的黄少天有一种插不进去,如何。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去的感觉。他在想,这个画面不就是闹了矛盾的情侣再一次见面想和好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变相秀恩爱的画面吗?
他仿佛看到一个神,左手拿着慕斯右手拿着奶茶,严肃又搞笑的问他,请问您丢的是喻文州还是鱼温粥?回答错误就泼你一脸奶茶顺便把慕斯扔你脸上。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这个青年不久他妈是周泽楷吗,荣耀高中的话残校草,喻文州的前男友啊。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喂周泽楷,周泽楷“含情脉脉”地看着喻文州,心里一个不爽,在旁边假咳了一声,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
喻文州这才缓过来,放下叉子不再继续喂。
黄少天凑近窝喻文州怀里抱着喻文州,一副护主的超凶模样说道:“这位客人,一共是50块。慕斯25元奶茶10元,多的十五元是员工的小费。谢谢。”
周泽楷有些愣愣地看着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笑,揉了揉怀里这个吃醋且不高兴的哈士奇,说道:“别听这小哈士奇的,一共三十五元。”
周泽楷掏出钱付款,黄少天全程抱着喻文州,“凶神恶煞”地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有些尴尬,尽量不去注意黄少天的目光。喻文州也压抑住内心的冲动,让自己冷静着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在不知道该干什么后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小小地挥了挥手说:“有空见。”
“好。”喻文州点了点头。
黄少天冲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做鬼脸,然后可怜兮兮地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说:“有啥好见面的?没啥好见面的,我跟你说啊店长尽量少跟他见面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啊,而且他话残啊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没我好说话。不如跟我见面,虽然我长得没他帅但是至少不会冷场啊冷场多尴尬啊不是。”
喻文州看着吃醋又害怕他跟周泽楷旧情复燃的黄少天,玩心大开,假装很为难的样子地说:“他毕竟是我……”
“我不管我不听我不看!”
喻文州哈哈大笑起来,哄哄黄少天。最后伸出手,俩人相拥。黄少天嘀嘀咕咕地说着不要你俩见面,而喻文州,亲拍着黄少天的背,却看着周泽楷离去的方向,要某种。漆黑如墨的眼眸里,尽是无尽的悲痛和挣扎。


请相信我这篇文是甜的,以后绝对是甜的,现在就小小的挣扎虐一下下。好啦我要去写晋江里的那个大纲啦,以后可能会在这里打个小广告x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