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八)

8.他?是我的店长夫人。

“店长啊,我喝不下去了啊,就算想知道差距也得看看我的胃能不能承受这个差距啊,这都第十一杯了,再喝下去我就要死于胃爆炸了啊。”黄少天生无可恋地看着喻文州做好第十二杯奶茶,大有一副搞不完所有不让黄少天休息的样子。
喻文州双手撑着桌子,看着面前各少了一半的十一个杯子,旁边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写了整整一篇。
他看了看黄少天圆鼓鼓的肚子,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骨。
“是做的有点多了。抱歉,太想知道其中的区别了。”
黄少天打了个嗝,说道:“没事店长,慢慢来。其实我觉得其中的区别不过是原茶叶的量而已。”
“嗯?”
“你刚刚加了不同的糖喝起来都不是一样的,而用的阿萨姆红茶和锡兰红茶都是一个牌子。他家的要苦涩一点,说明用茶的量比这里的多了一点而已。”
喻文州想了想,认同黄少天的猜测,在原来的量上增加了十克锡兰红茶。做出来的奶茶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尝试了下,比起原来的奶茶,现在的这个奶茶没那么甜腻,更加好喝。
喻文州记下了这个方法,跟黄少天讨论了下,可以在抹茶等其他奶茶方面都选择少一些糖,这样不仅不甜腻,还能回味。
喻文州十分高兴,这样奶茶店的生意能更好,他也有更多的灵感去尝试其他的新品。。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谢谢你。我回家去试试少糖的方法。红豆的熬制我也会换个标准来配合现在这个。”
黄少天憋不住了,摆摆手说:“不客气不客气店长你跟我客气啥啊,不行我憋不住了我要去厕所了哎呀憋死我了。”
偷望已久的妹纸们趁黄少天去上厕所纷纷开始问。
“哇店长这个人好厉害啊,你认识的人啊?”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关系真好啊,喝了这么多奶茶都没抱怨。是店长你朋友吗?”
喻文州想了想,摇了摇头。笑弯了眼睛看着八卦的女孩子们。
“他啊,是店长夫人。”
几秒钟的安静过后,瞬间爆炸。女孩子们忍不住尖叫起来,纷纷顶着八卦的兴奋脸开始询问喻文州。喻文州委婉地表示自己要去研究新的甜品了,没时间回答。
女孩子们看喻文州一副死不松口的样子,都去厕所门口蹲点等黄少天出来。
黄少天刚洗好手,打开门看见所有的顾客都在面前,个个都拿着手机如饥饿的母狮子盯着他。
“靠……”黄少天小声地说了声。
女孩子们打开摄像头开始拍照,闪光灯疯狂地闪瞎黄少天的眼睛。
“哇你叫什么名字?你什么时候和店长开始交往的?”
“摄影师!打好闪光灯!”
“请开始你的表演。”
“我们想听昨晚的细节!!越详细越好!”
细节?什么细节?昨晚他洗澡唱歌被人听见了?黄少天有些懵逼,但门被卡住没法关门。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懵逼中的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喻文州赶来救场,把黄少天拉到自己身后,礼貌地对着女孩子们:“抱歉,请不要拍照,请不要给我们带来困扰,也没什么好说的,请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品尝甜品。”
女孩子们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喝着奶茶吃着甜品一边偷偷看着他们希望能看到什么。
满脸懵的黄少天问喻文州什么情况。
喻文州笑了笑,说道:“刚刚他们问你是谁。”
“我就是一高中生而已。”
喻文州笑着拉着黄少天回前台,一边说:“我告诉他们,你是店长夫人。”
“?……”黄少天懵上加懵,傻了吧唧地停下来看着喻文州。
温雅的喻文州看了看笔记本,见黄少天傻愣地看着他,于是笑了起来。
“店长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确定地问:“所以这是?……”
“你不愿意吗?”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脸,“我以为你会同意这个身份的。”
“我当然同意!”黄少天立刻扑上去抱住喻文州,“哇我以为你开玩笑的而已,哇我好高兴啊店长你这是答应和我交往了吗?真快啊但是好刺激啊,一时间我还有点接受不了不过三秒后我就好了。”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背,示意他安静点店里就他声音最大。黄少天简直高兴坏了,也不管众人的目光直接亲了喻文州脸一口。
当天,荣耀高中的贴吧传疯了高二生级草和蓝雨奶茶店店长交往的事。
钢琴房里,一个长相及其帅气的男孩子,慢慢浏览着帖子,最后目光停留在那张喻文州对黄少天当众亲他时露出的宠溺和无奈的照片。
“文……州?”
男孩子轻轻地念出喻文州的名字,关闭了网页,独自地在钢琴房里想着什么。

更完了…昨晚睡太晚今天早上起来晚了,没能更成很抱歉。明天上午上班,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的休息时间我会更一章或者只有一个小剧场。我在想一个原创的耽美,会发在晋江里。等那个人设大纲搞定了这里可能就只会每天更一章啦。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