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喻黄篇)

刚看完几集守护甜心和冰上的尤里的我内心在疯狂的尖叫。

“抹茶红豆。糖水只能是十克,无论是加冰还是常温,糖水一旦多了,便没了抹茶特有的苦涩。一旦少了,就少了该融合的甜。而这红豆只能加一平勺中和,加多了加少了味道都不对。”
喻文州撑着桌子,一言一语地教黄少天抹茶红豆怎么做。黄少天做好了一杯放到喻文州面前,期待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喝了一口后眨了眨眼,在黄少天愈发期待得到夸奖的眼神中摇了摇头。
“苦了。”
黄少天哀嚎了一声,抓狂地说:“天哪店长我都做了第七杯,再让我做下去我就要疯了。糖水没什么问题这红豆我怎么加啊,就是一平勺啊,莫非还得是红豆水多了或者是红豆多了?!我总不可能数着红豆颗粒来做吧,我喝着没差啊。”
喻文州笑了起来,看了会儿抓狂的黄少天后,自己动手做了一杯冰抹茶红豆,动作行云流水,一点都没有犹豫红豆的数量。
“喏,”喻文州把自己做的那杯放到黄少天面前,“你的舌头灵敏,喝的出来。”
黄少天喝了下喻文州做的,再喝了口自己做的。自己做的那杯的确是多了一点点苦味。但是黄少天打死也不承认,死皮赖脸地抱着喻文州说:“喝不出来!没差!一点差别都没有!”
“嗯?”喻文州搂住黄少天的腰,护着黄少天以免他乱挥手时撞到柜子。闻言,二话不说吻上去。
店里的其他客人们个个都习惯的样子,店员们更是面无表情地路过拿东西做奶茶。
“不过啊少天,甜不够的话,可以吻我啊,我挺甜的。”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