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喻黄篇)

蓝雨奶茶店的小剧场有些跟正文无关,就是单纯想写点甜的或者脑里突然闪过的一个画面。有关的可能会在正文里重复。

喻文州累了一天。今天奶茶店里的外卖就没有停过,门口的饿了么和美团骑手走一个来一对,走一双来一堆。
手机不断地提示“天哪你有一份美团订单”“你有一份饿了么订单啦”,店里包括喻文州在内的十部手机一起响,一起落音,整齐得要命。
十个人在店里忙来忙去,还有一些顾客也要来买吃的。美团和饿了么骑手也在不停地催促。
喻文州都没停下来过,他看了眼店里的一群人,和没完没了的单子,突然很想黄少天。
但是黄少天不在,他今天下午有课,此时此刻还在上课。
到了下午四点多,众人终于有休息的时候,喻文州看员工们都满脸疲倦,还很多都是女孩子,关了外卖,挥挥手给女孩子们多加一天工资,并且让她们先回家休息了。
店门口挂着“暂停营业”,店里喻文州独自收拾着一切。
喻文州有些累,坐着歇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洗工具。
门铃响了起来,喻文州有些烦躁,倒着奶盖头也不回地说:“抱歉,今天我们已经不营业了。”
脚步声渐近,喻文州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
黄少天埋喻文州脖颈里蹭了蹭,接过喻文州的瓶子放下。小声地说:“辛苦了,我亲爱的店长。”
喻文州轻松了下来。
想去奶茶店的人们,路过的人们,都会透过落地窗看见这家蓝雨奶茶店里,一个有些疲倦但一身温柔的男人,吃着自己的恋人做的白斩鸡,望着翘课归来清洗工具的年轻人。
一对路过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在看见“暂停营业”时有些疑惑地问旁边的朋友:“这么早就关门了?”
朋友看了会儿说:“这么早关门肯定是怕别人累着啊。”
“我去,工作能不累吗?这么早关门肯定要被店长扣工资。”
朋友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喏,那就是店长,和他的爱人。”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