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五)

5.论不会游泳的人在海边能干什么

黄少天在想,是不是过分把一个人想的太完美了,才会在发现缺点时,笑得跟个傻逼似的。
黄少天跟喻文州两人扯天扯地地聊了一会儿,随后去海里玩。
喻文州死活不下海,美名其曰有点累不想动。黄少天心里也没疑惑,反而起了豹子胆,把站在海水只够到膝盖里就不再走的喻文州推了下去。
不远处的苏沐秋一声惊呼,喊道:“喻文州不会游泳!”
黄少天愣了愣,心想这里不深啊可以走上来的啊。但看见喻文州没有浮上来就心慌了,不管这里深还是浅一头扎下去。
海水带动喻文州的发丝,浅海中的阳光粼粼。喻文州沉着地看着黄少天,在海中笑了起来,伸出手拉住黄少天。
喻文州坐沙滩上,海浪刚刚冲到脚边。喻文州被推下时来不及反应呛了几口水不过没什么大事。
黄少天歉意地看着喻文州:“抱歉啊店长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不会游泳,早知道的话就不推你下去了。有没有什么大碍啊?要不要回去休息?喝不喝水?”
喻文州缓了缓,摇摇头有些无奈的:“我只是呛了几口水,没什么事。不用道歉,你也不知道我不会游泳。”
黄少天像个做错事被惩罚的小猫咪在旁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忍不住了笑了起来,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歪歪头蹭了蹭喻文州的手,确定喻文州没有一点怒气后,讨好似的从背后拿出一只小螃蟹。
喻文州:“嗯?哪儿来的?”
黄少天贼笑了下:“嘿嘿,刚刚上来时看见旁边石头上有的,顺手扒拉下来了。”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被螃蟹夹住了手指。黄少天小声地哀嚎了一声,甩了甩发现甩不下来。
小血珠掉在沙滩上,喻文州小心翼翼地让螃蟹松开,随手丢到一旁。螃蟹张牙舞爪地挥了挥大钳子,似乎是在向黄少天示威,慢悠悠地往海里爬去。
喻文州看手指还在掉血,抓住手在自己嘴里吮了吮。黄少天坏意地动了动手指,触碰着喻文州的舌头,然后满脸无辜,一脸的“很疼不自觉了”。
喻文州首先是瞪大了眼睛,拿出张擦了擦黄少天的手指,又吐出血在纸巾上等会扔进垃圾桶。
黄少天很是认真的说:“你帮了我,我会给奖励的。”
“嗯?”
不远处的叶修看见黄少天凑近吻了下喻文州额头,而喻文州也只是笑着揉了揉黄少天脑袋,内心不由自主地感叹:妈的死Gay。
苏沐秋全程观察着他俩,回过头看了看身后手拉着手紧靠在一起的秀恩爱的楚云秀苏沐秋,看了看另一边谈笑风生的王杰希韩文清,最后看了看身旁的叶修,内心不由自主地感叹:上帝果然在照顾人类时忘记了还有个我。
喻文州不能下海,黄少天自然就不跟着叶修苏沐秋去游泳。在海边没什么事干,于是两人跟其他人说他俩回宾馆等他们,顺便买点吃的等他们回来。
叶修看着远处的黄少天喻文州,突然说道:“黄少天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王杰希点点头,“是的。”
苏沐秋:“做什么?能做什么?”
叶修和王杰希突然笑了起来:“你说呢?”
黄少天打了个喷嚏,心说这是谁这么给面子在想他。
两人换下了衣服,打的去商业区。喻文州很早前就知道这里有一家甜品店的甜品很棒,想来尝尝,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灵感。
街上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情侣也不少,还有一些同性情侣互相牵着手,路边的人也没有投去异样的眼光。喻文州看旁边的黄少天,发现他正有些羡慕地看着路过的同性情侣,就伸手牵住了黄少天。
“嗯?”黄少天头顶呆毛动了动。
“怕你走丢。”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差点被叫出来,心里的画面相当庞大。明明就是想牵手你说什么怕走丢!我这么大的人了会有可能走丢吗?!
喻文州百度着地图找到了那家甜品店,店名很简单。喻文州看着单子点了几样不知道的和这家店最火的,黄少天看了看,点了一杯咖啡。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店员说不方便透露甜品做法,喻文州只得放弃。黄少天吃了口一块蛋糕,看喻文州对着笔记本有些犯愁的样子,问:“店里的甜品已经够多了,还需要再找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每个月都有个主打的甜品,我想做新的,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黄少天吧唧着嘴,说:“这个抹茶蛋糕和你做的没什么不同啊,不过加在抹茶粉的糖少了四分之一,奶油的不变而已。吃起来没那么甜腻,所以才更好吃吧。”
喻文州愣了愣,反应过来了黄少天的话。推了自己点的这杯知道做法的奶茶,让黄少天喝下去感受不同。
黄少天喝了口,说:“这个要浓郁一点,应该是泡茶时多加了一些茶叶吧。”
喻文州有些惊喜,他万万没想到黄少天能吃出东西的不同。的确,这家店的奶茶,泡茶时锡兰红茶用的60克,而他们店里用的50克。
只要能知道哪里有些不足,他就能想到其他的办法弥补。
喻文州让黄少天把桌上的甜品都吃了一遍,黄少天一一说出与普通相同的甜品的不同之处。喻文州一一记了下来,想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加一些。又或者翻新的甜品。
黄少天吃饱了趴桌子上,看着旁边不自觉笑了起来的喻文州,道:“店长,我都快吃吃撑到吐了,有什么什么奖励啊?”
喻文州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看着黄少天道:“嗯?想要什么?”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玩弄着手指,嘟着嘴小声地嘀咕着什么。喻文州没有听清,凑近想听清,却突然被黄少天亲了一口嘴角。
黄少天立刻逃到对面座位坐下,像个偷吃到糖的小孩子得逞似的舔了舔嘴唇,又有些怕大人生气似的眨巴着眼睛。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来弯腰,伸手抚上黄少天的脸低头吻住额头。
柔软的嘴唇碰上额头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这几秒中,喻文州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又陷入了另一个坑。
至于这个坑是好的还是坏的。他有些迷茫。

没有二更了!不确定,可能凌晨一点多发吧。等下有点事要去忙,下午上班到十一点orz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