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四)

4.他会是喻文州心里丢失的那一块

苏沐秋把王杰希叫了出去,俩人站在楼梯间,苏沐秋有些不解地看着王杰希,问道:“纸条你动过手脚的吧?”
王杰希笑了起来:“是啊。”
苏沐秋:“你就这么肯定喻文州没发现?”
王杰希:“他肯定知道,但我肯定的是,他绝对不会戳穿。”
苏沐秋拍了拍脑袋,有些缓不过来的样子:“你到底想干嘛?你看不出那个黄少天是什么意思?”
王杰希摇了摇头,坚定地说:“我知道那个黄少天喜欢喻文州,但文州不也没有抵触的样子吗?而且,我觉得黄少天能让文州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
“一个话唠一个话残,相同点都没有。”
王杰希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安慰他说:“放心吧,文州自己有分寸。更何况喻文州自己也没说什么。”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你让他俩住一起就住一起吧,你把我和叶不羞这个不要脸的弄在一起干什么。”
王杰希哈哈大笑起来,“我觉得你俩拌嘴很好看啊。”
此时另一边。
喻文州把窗帘拉上,只留了一盏小床头灯。昏暗的视线里,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在想,这个人和当初的自己可真像,像到自己无法拒绝。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脑袋,而后去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喻文州起床后发现黄少天正睡的正香,就没有叫醒他。下楼跟王杰希韩文清出去买早餐。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在床上葛优躺,尽量不去看洗澡出来裸着身子找衣服的叶修。在叶修穿好衣服后忍不住道:“下次你把衣服先准备好再去洗澡行吗?”
叶修:“怎么?你害羞了?还是说你惊叹哥的尺寸?”
苏沐秋:“害羞个屁,纯粹是辣到我眼睛,小的可怜。”
叶修顿了顿,立刻扑上去扯苏沐秋的裤子:“那我可得看看所谓的大是啥。”
苏沐秋还没说话,门突然被推开。
黄少天张着嘴刚喊出叶修的名字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僵在那里看两个以不可描述的体位扯衣服的两人。
黄少天内心:叶修这不要脸的还说他死gay,原来自己就是。等等?叶修弯了?卧槽什么时候弯的怎么我不知道?难道是在我的影响下弯的?那这么说我有自动掰弯人的体质?那么喻文州岂不是也可以?!
而苏沐秋的内心:cao。
黄少天立刻说了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拜拜后关上门,已经震惊到呆滞地靠着门口,大脑里忍不住的是那两人不可描述的画面。喻文州提着油条豆浆等早餐走了过来,看黄少天在叶修苏沐秋房间门口,疑惑地问道:“黄少天,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少天缓缓地扭头看向喻文州:“我在怀疑人生。”
黄少天在房间里生动形象添油加醋地给喻文州讲了一遍他所看到的情形,喻文州笑着听完,顺便拿起一根油条塞到黄少天嘴里堵住他继续讲下去。
黄少天吧唧着油条说:“店长呢部惊讶嘛?”
喻文州摇了摇头:“苏沐秋是个弯的。”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想了想继续说:“苏沐橙和楚云秀是一对情侣。”
黄少天嘴里的油条掉到地上。
喻文州假装很苦恼地样子说:“王杰希有个男朋友,是你们学校的高中生。”
黄少天扶着桌子有些站不稳。
喻文州冲少天笑了起来,眼眸里却是不明意义的感情。
“一个月前,我跟你们学校的校草分手了。”

喻文州一个上午都没看到黄少天在哪里,找了几圈后发现苏沐秋也在找叶修。
苏沐秋举着手抓饼看着喻文州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他俩在哪儿啊,叶修刚托我去买手抓饼,还要求得是热的,结果回来人就不见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叶修和黄少天估计有点事出去了吧。反正下午才去游泳,还有时间。”
叶修和黄少天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一向吵吵闹闹唧唧歪歪的黄少天在去海边的路上一言不发。王杰希等人有些奇怪,叶修摆摆手说男人嘛总有那么几天,等会就好了。喻文州也如往常一样,没什么区别。
苏沐橙和楚云秀要过二人世界,在不远处那里躲太阳伞下吃西瓜。韩文清要跟王杰希去冲浪。叶修拍了拍黄少天,问:“要不要去?”
黄少天摇了摇头,低头抹防晒霜,回答:“不用,你们去吧。”
喻文州在远处看了一会儿黄少天,跟叶修苏沐秋在海边玩了会儿后,提着一小桶冰来黄少天旁边坐下。
两人无言许久,忍不住的黄少天打破了这份安静。
“我以为你是直的。”
喻文州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我的确是。”
“那你?…”
“对他弯了而已。”
黄少天接不下去,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喻文州正想着说点什么话来安慰下这个孩子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扭头,宛如骑士对公主立下誓言一般认真地看着喻文州,“弯过一次就能弯第二次,喻文州,我要开始追你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许久,在黄少天以为要拒绝时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

有点卡文,外加时间不太够。
明天双更。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