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蓝雨奶茶店(三)

3.夜雨声烦

黄少天在当天晚上就把网名“不要秋葵”改成了游戏名夜雨声烦,并且痛彻地告诉叶修这辈子都不想再喝秋葵汁,哪怕是喻文州做的。
叶修表示超级赞同这个决定。黄少天又表示叶修在秋葵事上捅了一刀子后遭到报应纯属活该,叶修装没听到。
黄少天买了一大堆零食,把自己吃撑的肚子都突了出来,也依旧觉得秋葵汁那个味道还在嘴里徘徊。
特别关心响了起来,黄少天立马放下零食点开对话框。
索克萨尔:少天,秋葵汁好喝吗?
夜雨声烦:好喝好喝好喝!!!但我不要秋葵不要秋葵不要秋葵!!!
索克萨尔:这样啊,那我有个更好的点子,你觉得秋葵糖怎么样?
夜雨声烦:QAQ
索克萨尔:hhhhhhhh。
黄少天几乎快生无可恋,他不知道喻文州哪儿来的想看他吃秋葵的欲望,但喻文州仍愿意和他做朋友,他依旧觉得很开心,除了吃秋葵。
黄少天见喻文州没有说话了,想了想打字问他在干什么。
过了几分钟喻文州才回答。
索克萨尔:忘记了,没有把少天拉进群里。
黄少天收到喻文州邀请进一个群,群名荣耀联盟。进群后黄少天才发现叶修也在。
君莫笑:哟,黄烦烦你也来了。
夜雨声烦:!!!叶不羞你居然也在!
秋木苏:你好啊,我是苏沐秋。
夜雨声烦:我猜得到你是苏沐秋!你不过把名字倒过来顺便改了下而已。
沐雨橙风:嘿嘿嘿嘿。我取的。
索克萨尔:少天也进来了,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夜雨声烦:???什么话题?
一群人冒了出来,喻文州在小窗里一一给他介绍,比如这个作息规律到像个向日葵的张新杰,又比如这个别人一看到他就忍不住递钱包的韩文清。
苏沐秋想组织一场夏游,去H市看海,游玩。但不乏很多人是学生,韩文清也是个已经工作的人,就想找大家一起来商量选择暑假的哪一个时间段去。
韩文清表示他什么时候都可以。叶修和黄少天表示考试完他们就可以尽情地玩。
索克萨尔:“妹子们没意见的话,七月十五号我们去,月底回来,怎么样?”
君莫笑:正好,七月一号到十五号我跟黄少天补课写完作业。
秋木苏:我们也正好把店收拾好。
商量结束,黄少天正准备去跟父母说一声时,叶修突然来Q他。
辣鸡叶不羞:感谢我吧,是我拉着苏沐秋提出出去夏游的。要不然你跟喻文州哪儿来的机会出去玩。
夜雨声烦:!!好兄弟啊你,叶不羞你居然也有心好的一面,以前都是我错怪你了!!明天请你吃东西!!
辣鸡叶不羞:哦对了,我跟苏沐秋聊了喻文州,苏沐秋说,如果你真的想追他,千万别逼他,也只能慢慢来。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接下来你自己搞吧。
黄少天简直感动的在内心流泪,刚决定把叶修备注从“辣鸡叶不羞”改为正常名字时,看到叶修嘲讽的一句“哥等着你哭着来找我要安慰”后毅然决然地把备注改成了不要脸的辣子鸡。
黄少天托腮看着窗外,阳光正好。想到喻文州,他恨不得天天去奶茶店里找喻文州聊天,可惜要不是他上学忙就是喻文州店里忙。不过,他要把握好这次的机会。十五天的时间足够让他的好感进一步。
一晃眼,叶修和黄少天已经考试结束。苏沐秋喻文州带着苏沐橙楚云秀来接他们。
这次去H市玩是自驾游,家庭富裕的苏沐秋喻文州都各有一辆车,韩文清已经工作几年也买了一辆。苏沐秋车上刚好坐下叶修苏沐橙和楚云秀,黄少天一脸哎呀这里坐不下了我只能去喻文州那里坐的表情,喻文州仿佛没看到叶修给黄少天递的眼神,笑着让黄少天上车。而王杰希知趣地去韩文清车上坐。
从X市到H市需要八个小时的时间,等他们到达宾馆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喻文州上午忙着处理了店面和一些琐事,已经有些累了,开车四个小时后换王杰希来开车。
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后座,黄少天看出喻文州有些疲倦就没有去打扰他。
摇晃的车子和空调,让喻文州有些发困。再加上车里的安静,喻文州偏过头睡着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让喻文州靠在他身上,看周围没有多的衣服,举起手替喻文州挡住阳光。黄少天瞥了眼王杰希,王杰希正专注地开车。快速地亲了口喻文州的脸后压住内心的波涛汹涌表面风平浪静。
王杰希嘴角弯了弯,假装没看到这个小孩子的举动。
喻文州安静的睡颜就在眼前,即便肩膀和举起挡太阳的手酸麻得要命,但黄少天咬咬牙依旧坚持着。
远远看到宾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把喻文州从自己身上挪开,让喻文州以为自己没有靠着他睡觉的。别停了下来,黄少天叫醒了喻文州。
喻文州揉了揉脖子,有些歉意地对王杰希说道:“抱歉,说好我开车的,结果还是让你来了。”
“没事,”王杰希看了眼正在不远处帮叶修一起提女生行李箱的黄少天,“车内最累的不是我。”
黄少天看喻文州和王杰希在聊什么,挥了挥手喊道:“店长!我替你把箱子拿进去了啊!”
喻文州对着他挥了挥手。
一共四间双人房,苏沐橙和楚云秀肯定一间,剩下的男孩子们,在王杰希的提议下抓阄决定谁跟谁一个房间。
六个人分别拿了纸团,打开一看。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叶修和苏沐秋一起,韩文清和王杰希一起。
王杰希叹了口气,道:“魔术失败了,原本想和喻文州一起的。”
黄少天冲他做了个鬼脸:“现在是我和店长一起。你就乖乖地跟韩文清一起吧你。”
回到房间,收拾好后已经十一点多了。
喻文州先去洗漱,等黄少天快洗漱时说:“少天,你先睡吧,我下午睡了一会儿现在不困。”
喻文州穿着黑色睡袍坐落地窗旁,望着窗外思考着什么。城市的灯光照在喻文州眼睛里,宛如星辰落去墨色池水中散发着光芒。
黄少天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痴狂地看着他,眼眸里是压抑许久的爱意。
黄少天走了过去。在喻文州面前蹲了下来。不受控制地伸出手,从额头边往头发里,撩起了喻文州的半边刘海,往下抚摸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闭了闭眼,如陨石落在地面那一瞬间溅起火花一般,笑了起来。
“晚安,少天。”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