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妄臣

拖延症|懒癌晚期|文笔特渣却想当写手的小渣渣。
喻黄,叶喻,瓶邪,薛晓,黑花,茨狗,狗崽。可逆,偶尔写写文。

六点下班回家就写啦。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大我十岁的人。

我又少了个喜欢我的小可爱。

哎,我尽量抽时间写。

【叶喻】审判年(九)

审判年(九)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没两千。

9.虎视眈眈(上)

安文逸已经把腹部和腿的伤处理了一些,幸好刺破腹部和腿的东西不粗,也没伤到肺部。安文逸见叶修和喻文州过来,笑道:“喻文州厉害啊,离得那么近也敢炸瓶子。”
叶修放下喻文州,喻文州呼吸时从鼻腔到肺都仿佛有刺骨的寒风直接刮过,皱紧眉头,疼得快没法呼吸。叶修按了按喻文州的肺部时,见喻文州的表情没有加大痛苦,便道:“没伤着肺。唐柔陈果你们检查损失,看看还能联系基地不。”
叶修按照安文逸所说从毁掉的车里拿出需要的医疗器材,给两人检查一番后,安文逸拍了拍躺地上的喻文州,道:“被冲击伤到了一点内脏,等器材完全再给你检查下大脑,现在晕不晕?”
喻文州的呼吸缓和了下来,慢慢地坐起来,摇摇头道:“我还好,就是鼻子呼吸有点痛。比起我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
安文逸笑了笑,安慰喻文州道:“你没来之前,更严重的伤都有过。”
叶修环视着周围,车上的照明灯只有几个是凉着得了,安文逸所开的车是差不多可以报废,陈果和叶修的车还算好,需要修一下。但这期间难不保有其他的一些意外。
这时一声奶声奶气的猫叫从车里传来,随后脏兮兮的小修叼着喻文州的衣服碎角欢快地跑了过来。喻文州抱起小修蹭了蹭,塞进衣服口袋里,觉得自己已经好多了后开始帮叶修整理车辆。
车的玻璃基本上都已经碎了,还好都带有备用玻璃。叶修的车大部分都是外部的损坏,比如被巨型老虎撞变形的车门,和爆胎的轮胎,内部的东西都有固定带固定所以损失不大。安文逸的车损坏最严重,不仅外部破损,内部也因没有固定仪器而一片狼藉。几人的武器都没有损失,倒是喻文州和安文逸的所需要的东西毁了不少。
喻文州清点他和安文逸还能用的器材工具,叶修走过来,看着车里的一片液体,问道:“你什么时候制作的刚才的那种液体?威力很大啊,如果出其不意地用,效果会更大。”
喻文州掏出那把液体枪给叶修,他是仿照手枪的样子制作,射出的是一个小小的囊袋,碰到物体时会自动炸开射出里面的液体,如果遇到气味瓶的气体就会炸裂。
“但是离得近的话就很容易受到冲击。”喻文州捏爆一个小囊袋,“而且需要气味瓶才能爆炸。所需条件太多,我再想想其他的。”
叶修把枪还给喻文州,看了看蹲地上的喻文州,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喻文州:“?”
叶修笑了起来,一边往陈果唐柔那里走一边摆手。“还好有个技师啊。”
喻文州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摇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叶修和喻文州修好了第一辆车。把医疗用品和喻文州的工具搬到第一辆车上,也让安文逸躺在那里由喻文州照顾。安文逸的车已经报废,还能用的部分用来修补了另外两辆车,陈果唐柔所乘的车因为没受到几次攻击的缘故并无大的损坏。
喻文州有些感慨,出来没走多远就遇到这么多的事情,以后往更远的地方走,末日到来的时间越久。那么这个世界的人类可能已经离灭亡只差一步了。
附近有一个加油站,几人商量决定去那里整顿一番再行走。
通讯器已经坏了,联系不上总部。喻文州在车里修着通讯器和袖口通讯器,刚才的事情过后,能用的东西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气味瓶只能再做六个,而液体枪的囊袋还剩二十个左右。
安文逸目前站不起来,唐柔陈果没受伤,但是叶修的肩膀伤势有些严重,再加上把喻文州抱回来时再次流血,安文逸已经严禁叶修再用左手。
开车的是陈果,唐柔在前面。喻文州处理好袖口通讯器后去看叶修和安文逸的伤。
左边一个叶修,右边一个安文逸。
坐在中间的喻文州看了看两边的人,打破了沉静突然笑了起来。

叶修不明所以:“喻文州你在想什么?”
喻文州低头笑了几声。道:“只是想起一首民间的歌。”
安文逸愣了愣,问道:“什么?”
喻文州忍了忍笑,轻声唱:“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叶修:“……”
安文逸:“……”
唐柔:“……”
陈果:“哎呀喻文州你太耿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抿了抿嘴唇,仿佛只是随便唱了一首歌一般看着叶修。安文逸嘴角抽了抽,扭过身子面对墙睡觉。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喻文州,不过这样也好,他一直在想喻文州在美国那二十天是如何待下去的,现在他觉得自己差不多想明白了。
喻文州这人,天生就乱中有序。一旦出现混乱,别人已经慌到找不着方向,而喻文州能尽快地反应过来。
这也就解释了,刚刚叶修在黑暗里,仅透过一点月光,看到了喻文州那稳重淡定的眼神。

前几天说好更的,但是临时加班就没来得及。
哇,认识了一个大我十岁并且有共同爱好的美团骑手。
还自称我的饲养员。最近一直约约约。
更尴尬的是,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喜欢他了。

明天真的更……

(无名)

我的父母工作的地方飘忽不定,他们每天忙碌奔走各个城市去签合同谈生意。从我三岁开始,就一直跟在大我七岁的哥哥身边,只有逢年过节时我才能见到我父母一面。我父母在合川靠近嘉临江那条街买了套房子,我和我哥就一直住在那儿。用邻居和保姆的话来说,十岁的哥哥已经成熟到如同一个大人。因为年幼,我一直依靠着我哥哥,上学升学开家长会等等的事都是我哥来完成。
我八岁那年,我哥十五岁。
合川夏天是很热的,属于那种闷热。那年暑假,白天我们除了去超市买零食基本上不怎么出门,晚上我们会下楼去滨江路玩。因为靠近江,晚上滨江路会有不强的冷风吹过。吹了一天的空调,这个时候出门吹一吹自然风是非常舒服的,所以我也常常缠着我哥让他带我出去。
滨江路那里有一小块地,像个旋转楼梯一样,不过只有两层,而且地上都是镶嵌的鹅卵石。听说光脚走上去对身体也有很大的好处,不过我喜欢去玩是因为踩上去很好玩,而且冰冰凉凉的特别舒服。有一天晚上,去往常一样下楼去附近那块石头地玩,我哥在一旁跟父母打电话汇报下最近的情况,我就在石头地上走来走去。
我回过头想喊哥一起玩,但隐隐约约看到靠近江的那一小块绿化地上有一个小男孩。滨江路比嘉临江高几米,从马路正路那里往下都有一层斜坡,每隔几十米有楼梯方便下去。下去后就是一条围绕嘉临江的走廊,而走廊和滨江路的斜坡有些地方是绿化,而有些地方是石雕,一大块石头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石头地那里对应的斜坡就是石雕,但我没有想起来。只是记得那个小男孩是想让我过去,我没有多想,直直的过去了。直到我哥突然把我拉住往后退,我回过头看到我哥惊慌恐惧的表情,我才回过神来。
我哥挂断了电话,死死地握住了我的手腕,有些颤抖着声音说:“你干什么?”
我手腕被握得生疼,但又挣脱不开,指了指那块绿化地,说那里有个小哥哥叫我过去。
我哥看了眼那里,脸色顿时不太好,连骗带哄地把我哄回了家。第二天出门去超市时,我哥去看了一眼那里,回来告诉我那里的石雕在重修。斜坡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尖锐石头,尖尖的一方还是朝上面的,而在不久前就有个小男孩掉下去死了。靠近江的那块绿化是没有保护措施的,有不少的小孩子玩耍时掉下去过。而我如果真的掉下去了,很有可能就会死了。我不能说自己是见鬼了,因为我害怕鬼片但一直都不相信鬼是存在的,只是因为清楚记得那密密麻麻的石头,所以才把这件事记得特别清楚。
我九岁,我哥十六岁那年。
我放学回家后绕过学校去买了一些小蛋糕,走到楼下时看见了许多俩车停下楼下。滨江路的马路边是可以停车的,但那个时候停在那儿的车并不多。我停下来看了一眼,确定没有父母的车后再上楼。
我打开门进去时,发现客厅全是人,有些人还认识,是过春节时会拜访的亲戚。而有些人我见都没见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地感觉到了恐惧,那些人只是看了眼我一眼。我挤过人群准备回二楼回房间,突然发现我哥就在沙发上坐着,我高高兴兴地跑过去,从书包里拿出小蛋糕放到他手上让他吃。我哥愣了愣,看了我很久,那时候我也的确是蠢,我哥红着眼眶看着我,而我只是一个劲儿的让他吃,丝毫没有意识到有坏事发生。我哥拿出一块蛋糕喂我,把我搂在怀里开始哽咽,说,楠生,今后只剩下我们了。
我抱着哥哥拍了拍他的背,说:“哥哥别哭,我给你蛋糕吃。”
我哥缓下心情的时候,那群人就开始闹了,我哥把我得死死的,只记得有人说遗产分割之类的。
从一开始一群人说到有些人得不到我哥回应开始吼,我在我哥怀里瑟瑟发抖。我哥把蛋糕塞我怀里让我去二楼回房间。我点了点头,抱着书包准备走,刚走了几步就有个人拉住我,因为害怕,再加上那个人情绪激动太过用力,我叫了一声后,下一秒就看见那个男人捂住额头眼睛蹲下来痛苦的叫着。我退后了几步,大脑一片混乱,脸上还有一些温热液体。我哥站起来把我拉过去,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温文尔雅的哥哥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眼睛里是我多年后想起来还会觉得不可思议的冷酷,他似乎非常平静一般,开口说:“如今我的确是未成年,但我才是遗产第一继承人,即便需要有监护人代理管两年遗产,也绝不会是你们这群在我父母出了车祸后不安慰他的孩子而是为了钱争得面红耳赤的人。”我看了眼被他打伤的人,和地上那个沾着血迹的“凶器”,搭在我肩膀的双手沉稳有力,没有丝毫的颤抖。我哥还说了什么记不清,只记得最后一句“那么现在,请你们从我家里滚出去”。
我哥是出了名的温柔,以至于后来懂事后我常常被九爷调侃要想让陆子书生气就欺负陆楠生,简直就是弟控。
幼年时发生的事有许多,但我能记住的不多,记得最清楚的也就这两件事。我哥十六岁继承了家业,一边学习一边管理公司。刚开始我哥累得连狗都不如,常常见不到人,见到人也是疲倦到我都不好意思去打扰。我哥怕我无聊,就让他的朋友张南究来照顾我。张南究自称九爷,我也开玩笑这么叫他,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三个人过的很开心,九爷陪我疯闹,我哥上班,三个人有空就去吃饭或者一起窝在家谁也不想去做饭。
这种美好的生活直到我高中毕业,我哥出事抢救无效去世了。


请勿推荐转载!
这是我小时候就想写的一篇小说的楔子。还未成型,我手里有好几本小本子,都是关于这篇小说的大纲和世界观,人设,有初一,初三和高一时所写,目前我在整理,也在重新动笔写这一篇。
我的生活计划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必须提前成为一个能有收入的写手,所以,我不会仅在lof开文。
我在晋江发过两篇,都只开头没有写下去,原因有很多就不说了。朋友给我推荐了爱奇艺文学,我也去看了,喜欢的大大也转去了那儿。具体在哪儿我不清楚,很大的可能是爱奇艺文学。
这一篇的小说名字我就不说了,我不打上标签。好像不打上标签就是关注了我的人才能看的。我想让你们看看,希望能给一些建议之类的。
除去楔子,这个小说只发十章,也不打上标签,请不要推荐和转发。
谢谢啦,明天就发审判年。
这一章字数2060。

【叶喻】审判年(八)(作者有拖延症的惨案)

审判年(八)

*末日文
*练文笔练心理部分系列,立志写好自己的文风。
*动作戏废。剧情废。会努力。
*不要在意科学,伪科学,职高生不懂物理化学,尽量做到看起来是科学的。科学不要深究。
*人设设定,大学生喻文州x军人叶修。配角:路人,树木。
*背景,太阳消失后的末日。
*本章字数,2860

8.无题

几人继续行驶,他们商量改了道,走郊区,顺便清除危害人类的动物。
叶修尽量无视后座跟那只捡来的布偶猫玩的喻文州,以及那只猫嗲嗲的叫唤声。
毛茸茸的小猫咪似乎一点都不畏惧喻文州,亲热地蹭着他,逗得喻文州笑容就没从脸上下来过。
“喵~”
“乖啦,小修。”
叶修憋了一口气,这下忍不住了,道:“小修?”
“是啊。”喻文州举起小修,小修也特配合地举举爪子要抱抱,“小修很可爱,更何况,队长同意养小猫咪,再怎么也要报答下队长。”
这算哪门子的报答。叶修瞥了眼笑得开心的喻文州,心想这猫怎么叫的这么嗲。
小修挥爪子要抱抱,叶修别过头正视前方继续开车。被冷落的小修只好钻喻文州怀里寻求安慰。
喻文州刚想说什么,车突然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受到冲力的喻文州往旁边栽去,头撞到车窗疼的他直皱眉,顺便抱紧开始惊恐叫唤的小修。
叶修尽量稳住车,让喻文州系上安全带,一遍看着左右寻找撞击物一遍打开通讯器询问安文逸有没有看见是什么东西撞了他的车。
安文逸:“队长小心啊,是老虎,看起来还特别大。”
叶修:“?”
叶修还没来得及打开车左右方的灯看清时,又有一只老虎直接冲上来往左边撞击。系好安全带的叶修和喻文州也绕是受不住,直接往车窗上来了个亲密接触。后面的安文逸和陈果唐柔所在的车辆也收到了撞击,三辆车因冲击往树那么靠,看样子是想把他们撞到树上。
老虎已经强到敢撞行驶中的车辆?喻文州安抚着小修,打开车左右方的灯,与此同时,唐柔打开了一点车窗往外射击想恐吓一下,短暂的十几秒后,喻文州看到十几只老虎冲他们冲了过来。
“靠。”叶修骂了声,急转弯躲过了几只老虎的冲击,但剩下的立刻补上。
率先翻车的是安文逸那辆,喻文州看到安文逸所在的车翻了几个滚儿撞到树上,几只老虎在车上面欲图冲进去将安文逸撕碎。
第二辆翻车的是叶修他们,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询问安文逸是否安全时,突然受到一个猛击车不受控制地翻了过来。
叶修在快速反应中关闭了电源以免撞击发生爆炸以及打开铁车窗以免老虎冲破玻璃车窗。
喻文州一阵眩晕过后,世界重新恢复一片黑暗。
耳边最近的声音是怀里的小修的叫声,弱弱的,带着恐惧。喻文州头朝下,身子在上,因为安全带的缘故没有被甩出去。喻文州咳了声,车外面的老虎就立刻发出吼叫。爪子刮着车门的声音格外刺耳,喻文州有些庆幸车幸好改造得十分坚固,不然这老虎估计就已经冲进来把他撕碎了。
隔的不远的叶修听到了喻文州似乎没有晕过去,道:“醒着的?”
喻文州应了声。小修也弱弱地叫了声似乎是在回答叶修的问题。
叶修咳了下,道:“武器和手电筒都在车后座,你去找找,这门也撑不了多久。”
喻文州摸了摸周围,有些东西已经被撞毁,一通摸下来手被好多东西划破。喻文州听着叶修的声音,暗道不好,声音沉闷有些无力,叶修估计哪儿受了重伤。他还以为空气弥漫的血腥味是老虎身上的味道,看样子多半是叶修的。
喻文州解开安全带,立刻摔了下来,好在没有什么玻璃,喻文州把小修塞到角落里,往后面爬去。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几声枪声,喻文州打开袖口通讯器,问是谁开得枪。
安文逸一直在咳嗽,道:“咳咳……是我,刚才看到后座小窗口玻璃碎了,就冲那里开了几枪。”
叶修道:“有事没?”
安文逸:“目前没事,但我被什么东西刺穿了腹部和左腿,血已经止住。”
叶修:“那好,我们尽量加快速度来救你。”
唐柔:“我和果果没事,已拿到武器等待下一步命令。”
叶修:“咳……等喻文州拿到武器就准备突击。”
唐柔:“好。”
喻文州在黑暗里摸索,他们的枪放在车后座的后面,由几个箱子来放武器。喻文州首先找到手电筒,这个时候,老虎似乎已经不耐烦,开始在车上跳跃想毁掉这车门。
喻文州打开手电筒观察周围,车内的东西大部分没有被损坏,因为他受不了叶修这车的乱之前有好好把东西收拾起来,也关紧了那些小柜子。车内有一些玻璃渣,而自己的手已经被划破全是血,喻文州想看看叶修,手电筒刚照过去,就听见叶修笑道:“这个时候别看我啊,你再看一会儿老虎也要进来看我了。”
喻文州笑了起来,紧张感消散了一些,有了灯光喻文州很快打开武器箱,拿了两把枪和子弹慢慢往后退。退到原来的位置后,才发现前座一片血迹。
“你流血了?哪儿受伤了?”喻文州急忙爬过去,才看到半躺着的叶修左肩膀上被一块很大的玻璃插进去。
叶修睁开眼睛,脸色有些发白,却又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哥很聪明,还知道把铁窗开上,不然老虎就已经进来了。”
喻文州有点没好气道:“是挺聪明的,就是反应不过来。”
喻文州不跟叶修贫嘴,掏出随身携带的绷带和止血药给叶修先止血。叶修已经简单处理了下伤口,俩人拔出玻璃片,喻文州立刻倒止血药上去。绕是叶修,也忍不住脸又白了几度。
这时,又有枪声响起,伴随着老虎的怒吼,似乎是陈果唐柔开的枪。
陈果急促道:“安文逸的车快被打开了!”
叶修稳了稳伤口,提枪准备冲出去。喻文州看见了一旁的工具箱,心说天也在助他。从工具箱里拿出几瓶液体,这是他无聊时做的,摔破玻璃瓶后会有刺鼻的气味,但人类闻起来却没什么味道。
专门给老虎小猫等动物做的。
喻文州把小修塞进透气的工具箱里,放在前座的空处,叶修打开通讯器,让所有人打开照明灯,然后对着喻文州比了个手势,数三二一,然后开启铁窗,撞开车门。
喻文州率先朝外面扔气味瓶,老虎发出哀嚎怒吼,叶修提着枪对外一通扫射,老虎退后了一些。
叶修单手撑着翻身翻出去,只见十几只老虎围绕在安文逸车上,还有几只在叶修车辆周围。叶修对准一只只开枪,与此同时,陈果和唐柔也翻出车内,开枪支援叶修。喻文州数着气味瓶,扔了几个在安文逸车周围,刺鼻的味道让老虎远离了安文逸一些距离。
叶修提着喻文州衣领让他出来,喻文州拿着气味瓶翻下车,只要有老虎靠近就扔气味瓶。
叶修开枪震慑老虎时还能笑道:“这东西不错啊,遇火会怎么样?”
“爆炸。”喻文州冷静地吐出两个字。随后明白了什么,和叶修相视一笑。
喻文州往老虎群中扔气味瓶,还未落地的瓶子没有气味,老虎自然不怕。听到两人对话的神枪手唐柔打碎那个瓶子,随着一声破碎声,紧接着是一个小型爆炸。离得近的老虎直接被炸伤,露出漆黑的伤口和鲜红的血肉。
老虎被激发出了血性,嘶吼着朝喻文州冲过来。喻文州一个个扔着气味瓶,叶修和唐柔一枪枪打爆。
爆炸的火花宛如黑夜中的烟火,美丽又绚烂,比照明灯更加的光亮。
安文逸从车里扔出一个小箱子,那是喻文州的工具箱,里面是特质的火焰液。
喻文州开始往安文逸那里跑去,跑到扔出来的小箱子那里时,还剩最后一个气味瓶,一只老虎也几乎快到喻文州面前。
叶修开枪猛射:“喻文州!往我这儿跑!”
喻文州打开工具箱,里面有一把小型枪,他对着那只老虎射击,射到老虎身上的是一股液体,与此同时,喻文州扔出最后一个气味瓶,唐柔下意识的开枪射击。
一声巨响,老虎被炸裂开来。喻文州也因冲击撞到了树上,浑身剧痛,喻文州吐出一口血,眼前一片漆黑。
剩下的几只老虎被这爆炸震慑到了,推后了几步,互相低吼了几声后跑了。
叶修呼出一口气,地上躺着的几乎都是被炸伤的老虎,唐柔跑过来对着老虎脑袋一一打死。
叶修跑去喻文州那里,喻文州艰难地笑了笑,道:“好像一次性喷射设置过多了。”
叶修抱起喻文州往安文逸那里走去。



“我们是谁?”
“写手!”
“我们最擅长什么?”
“拖更不写!”
emmmmm有拖延症的我。

我……下班了就写……

看了一幅画突发奇想自己多年前也是个想画画的人。
于是重新拿起画笔画了一下。
多年之后再动笔的尴尬,但这头发我喜欢极了。头发参考STAREMBER大大的精灵王子。也可以说是临摹的。
我一直好奇眼睛是咋个回事,所以重新画了个眼睛。小人儿脸上的眼睛动不了了,改了很久还是这样,于是我厚着脸皮画了个单眼证明我眼睛是可以画的好看的。
好啦,我可能要开始重新学习画画啦。
(是的,这就是我今天没更审判年的理由,我在画这个小人儿。)
晚安!!明天上午发审判年!

被和谐了emmmmm我该怎么发

今晚加班,零点福利推后一个小时半左右。
不晚睡的小可爱们就去睡吧♥明天看也一样。